重塑公积金制度:“海岛现象”严重,仅惠及少数人︱刘德科

    

    文宇刘德科

    如果您可以选择自愿缴纳公积金,是缴纳公积金更好还是不缴纳(即,让公司直接将其贴现给您)更好?

    答案是:后者更有利。

    这个答案挑战了公积金的包容性,也就是说,大多数或少数人可以享受公积金的利益。

    我们的研究结论是:现阶段,公积金是少数人的“福利”。

    我们用《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住建部,财政部与合并联合印发,2019年6月,以下简称《报告》)的数据,来看看公积金的普惠性到底存在着着多严重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有多少人可以获得公积金抵押?

    报告中的数据是:2018年,发放了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252。580,000笔,金额10218。5,30亿元。

    252。什么是580,000笔?这意味着只有14个。43%的购房者已收到公积金抵押。

    因为:2018年,中国销售的商品住宅总数为17。500万个(13。300万个主屋+ 4。200万二手房,数据来源为国家统计局(252)。580,000÷17。500万套= 14。43%。

    从金额上看,2018年公积金发放的贷款仅占5。33%或10218。5美元30亿÷19。17万亿元(一手住宅12。64万亿元+二手房6。53万亿元,数据来源是国家统计局)= 5。33%。

    无论是14岁还是2018年,情况都是如此。43%或5。33%的人享受抵押贷款。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2018年,向公积金供款的所有人中有多少人获得了公积金住房贷款?答案只有1。75%的人。

    252。580,000(2018年发行的住房公积金)÷14436。410,000人(2018年带薪员工)= 1。75%。

    如果每年1。它需要75%的时间来计算,并且需要57年的时间才能使每个人都有可能获得公积金房屋贷款。您最多可以获得25年的公积金住房贷款(45年的工作量减去20年的公积金抵押贷款期限)。

    您可能会说我不支付公积金以获得抵押。 我只需要撤回它。这是不对的。首先,为了使公积金制度的利益最大化,有必要使用低利率的公积金住房贷款。 其次,从退出的角度来看,只有少数人可以退出公积金。

    第二个问题:有多少人可以提取公积金抵押?

    报告中的数据是:2018年,退出住房公积金的人数为5,195。58万人,占35。99%。

    35岁99%,看起来很多; 但是你知道他们带走了多少吗?2018年住房公积金提取金额为14,740。5,10亿元人民币,提取率(提取与当年存款的比率)为70。01%。

    这个概念是什么?简而言之:35。99%的人带走了70。01%的钱。

    因此,您必须自己检查一下,您已经35岁了。是99%吗?如果不是,则表示您的钱今年已被他人暂时使用。

    综上所述,公积金的包容性面临严峻挑战(以2018年为例)

    首先只有14。43%的购房者已收到公积金住房贷款;

    第二,在所有向公积金供款的人中,只有1。75%的人获得了公积金住房贷款;

    第三,35。99%的人带走了70。01%的钱。

    当前的公积金制度为什么不能实现更高的包容性?

    至少有两个原因-

    首先,公积金制度是保障性住房制度的支撑体系,而不是商品房的支撑体系。尽管该官员不愿公开承认,但经济适用房制度实际上已经失败了。 在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之后,让微薄的公积金支持昂贵的商品房是徒劳的。

    其次,当前的公积金制度存在着严重的“孤岛现象”。“公积金管理中心是一种银行机构。 它与商业银行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不是为了牟利,而是因为其资金无法统一运作。

    让我们关注“岛屿现象”。”

    该报告中的数据是: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342个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这意味着至少有342个“岛”。”

    例如,您将了解:由于工行是一家成熟企业,工行深圳分行和上海分行在工商银行总部的严格控制下拥有各自的存款资金。 但是公积金不同,深圳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存款资本与上海的半毛钱无关,每个都有自己的。 没有公积金总部可以开放深圳和上海进行统一运营。

    简而言之,公积金没有总部。国家公积金名义上受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房公积金监督部门的控制,但是这种控制主要是行政性的,而不是运作性的。 建设部住房公积金监督部无权动用任何城市的公积金。存入资金。

    尽管看起来国家公积金账户上有很多钱(截至2018年底,住房公积金总缴款为145,899。770亿元,存款余额57934。8。80亿元),全国342个国家公积金管理中心之间没有相互联系,可以想象资金使用效率有多低。

    实际上,公积金“孤岛”还不止342个-通常地级市才能建立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下辖的县市即将建立分中心,分中心的缴存资金也是独立的,不归所属的上级中央控制。因此,实际上,国家公积金分为一千个“岛屿”。

    没有连接,就没有效率。要改革公积金制度,首先必须消除严重的“孤岛现象”,以提高公积金的使用效率。但是改革并不容易。 地方利益已得到巩固。 为了突破利益壁垒,我们只能从顶层设计开始。

    那么,公积金深化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实际上,方向是明确的:国家住房银行。

    什么是国家住房银行?关键是它比公积金更丰富(例如通过资本市场获得足够的资金和弹药),并且可以以与公积金相同的低利率为大多数中等收入人群提供抵押贷款,而不仅仅是为公积金供款。 很少人。它是一家非营利性的金融机构,具有市场思维,并且兼具担保性质。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于2013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十三次全体会议上曾表示: 住房政策金融机构”几乎就是国家住房银行的意思。

    公积金制度改革存在很多障碍。首先,它必须独立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它不仅应该让住房和建设部的住房公积金监督部门实施行政控制,而且还应该成为一个接受中央银行强有力领导的高级独立金融机构。

    目前,公积金几乎由住房和建筑部,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监管; 未来的改革应予逆转,公积金应由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牵头,住房和建设部应参与-当然,当时的公积金应为国家住房银行表格。

    我们的公积金制度是20多年前从新加坡学到的。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可以使用公积金制度,这是一种基于福利的公积金制度; 大型国家(例如美国和中国)甚至应该使用国家住房银行,以市场思维运作,并拥有兼具担保性质的非营利机构。

    小国可以使用公积金,大国甚至应该使用国家住房银行。

    公积金制度不应取消。 当然,注销的好处是减轻了企业负担,但直接注销意味着超过1亿储户的利益受到损害。

    尽管当前的公积金制度无效率地占用了大多数储户的资金,而储户却很少受益,但这笔钱至少是名义上的储户,直接注销是与现实相反的。

    公积金制度需要的是深化改革。打破当前巩固的利益壁垒,我们将朝着国家住房银行的方向进行深入的改革。

    改革必须始终具有勇气和勇气,以“无论是在我面前是雷区还是深渊”。

    公积金制度的深化改革与公共租赁住房制度和房地产税一样重要。 它们是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的三个基石。

    我希望未来几年的“两届会议”提案或议案能看到公积金制度深化改革的影子和国家住房银行的影子。

    住房和建设部应该采取“我将没有我”的态度。

    “我将没有我,并辜负人民。」

重塑公积金制度:“海岛现象”严重,仅惠及少数人︱刘德科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dwzw/48434.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