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警察局长,丈夫不在时被硬上

  “穿!”有人眼尖,大喊一声,顿时心潮澎湃,正在蹑手蹑脚往外跑的李佳军立刻像火烧屁股一样扑了过去,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其实刚到的时候可能不会先得到消息,但是刚到的时候可以紧紧的围住戴的工作人员,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胡茬!

  戴参谋这几天对于这样的场面马奔腾已经变得很习惯了,此时很平静的躲在两个警卫的身后,这两个警卫只是* *着每一个轮胎,从李佳军开始,一个个像小炮弹一样砸在他们身上,顿时脸色铁青,闷哼不停!

  李佳俊也很苦。她个子小,在一群外国人中是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她很难出人头地。她在那里拥挤的时候无法呼吸。她拿出相机,突然觉得很尴尬.太近了,所以她成了大贴纸!

我的老婆是警察局长,丈夫不在时被硬上

  她别无选择,只能放弃。她又拿出笔记本,大声问:“穿个参谋!前线有什么新情况吗?”

  她的问题是大家都想问的。这时候,所有人都盯着戴的工作人员。

  与戴以前的工作人员相比,他什么事都要请示。现在他什么都熟悉了。即使中途被堵,他也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大家放心!”他喊道:“这个小女孩要死了,请退后!”

  李佳军抬头被指着自己。是的,她是森林里的矮个子。如果她不仔细看,她似乎是空的。她大概长得不好看,给人一种被压死的错觉。

  戴的工作人员讲完后不久,她周围的压力突然消失了。她回头一看,看见两个德国兄弟像盾牌一样站在后面,朝她笑了笑。在人群后面,“瘦”的卢燃一下就跳了起来,只露出一个脑袋,眼睛只来得及扫开,然后就倒了下去,只又跳了起来.

  .噗!

  “各位,根据最新消息,中央派出的援军已经抵达徐州,即将前往滕县拦截从黄河南下的日军。”

  这是大新闻!虽然这意味着这个单位已经过去很久了,官方发布势必滞后,但是已经很震撼了,大家都提问了。

  “请问是哪个单位,谁领导的?”

我的老婆是警察局长,丈夫不在时被硬上

  戴参谋的表情有些勉强:“是从山西调过来的川军,邓喜厚将军率领的。”

  这一次,中国人民更加激动。与参加过北伐和中原大战的地方部队相比,常年在省内作战的川军显得神秘。这时我迫不及待地问:“川军是哪支队伍,作战能力如何,你还参加过哪些战役?”

  戴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细节还需要问,恐怕我无可奉告。”

  “那我们能不能见邓将军?”有人一直问问题。

  “自然是.看不见。”工作人员戴神秘地笑了。“如果你有意图,可以联系我的副官。今天,军需物资将陆续送到前线。你可以和军队一起去。但是,去的人需要批准,不想去。相信大家都懂。”

  滕县.李佳君在心里翻了一遍,好像在徐州以北,台儿庄在东南,显然不符合她的计划。尽管她很感动,但她保持沉默。记者们也讨论过,纷纷散去,也有3322人,直接找到了戴着权杖的副官。

  陆然在外围等她。她看到有人,就走过来兴奋地说:“嘉俊姐姐,我可以去滕县吗?”

  李嘉俊的大脑百科几乎没有滕县。他无缘无故问这个。当然相关信息是空白的。她当然理解陆然的激动。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把稿子送到一线,但这个机会的决定权在她手里:“你要不要去?”

  “想想!川军,我没见过。”

  “上海、上海之战的时候不是有川军吗?”

我的老婆是警察局长,丈夫不在时被硬上

  “可以在外围打,哪能看见!我怕同事没见过川军!”

  “别说你,我没见过……”李佳军嘀咕着,不过跟陆然一样,她也听说过。回想起七七事变以来在山西听到的一些消息,她不禁担心起来。“我明白了,腾县,你还是不要去了。”

  “为什么?”

  “川军英勇善战,斗志也很高,但是.设备真的是,哎,他们太差了,听说当时在山西表现不好。很多人没见过坦克大炮飞机。非常悲惨.我记得他们是去年九月的四川?”

  “是的。”

  李佳军忍不住开始担心起人来:“然后今年冬天,他们从山西来,老西这么小气,别说枪了,我怕一件棉袄都不给?”

  “什么?”卢燃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都说了,你看太原之战就是那样,川军的表现好尴尬。老奚恨他们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怎么能给衣服和枪?”

  “然后他们就穿着单衣从山西过来上战场了?”

  “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刘湘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吗?武汉有消息说阎锡山不要川军,说是抢了别人的军械库,赶走了。当时它问战区程前的程司令要不要,程司令也不要。现在到了这里,中间不知道转了多少地方。看看这条路。谁好像是慈善机构,不给装备打?”李佳军说他愣了,平时就是混混的办公室。他只会说话放屁,没想到不经意间收集了很多消息。

  “你提到的时候,我也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老师还拉着我们讨论,说要写一篇攻击阎锡山的文章,居然开着客军去抢军械库!后来考虑到影响,就没写了。”陆然说了,突然眼神坚定。“我要去滕县!”

  “啊?”李佳军吓了一跳,“真的吗?”

  颜路认真地点点头:“嗯,我想去滕县!”

  “嘿!肯定是玩坏了,很危险!”而且不可能赢,李佳军着急的说。“即使外国人不知道,我们也知道会有多糟糕。你还是走吧。你还想看到你奶奶活着吗?”

  陆然把笔记本塞进包里,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大衣领子和围巾,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采访的人,笑了笑:“我看起来怎么样?”

  “你头上站着一面旗帜!”李佳军直言不讳,“不去,我不批准!”

  陆然鼓起了脸。“佳君姐姐,你是说带我去台儿庄?谁说双方分裂了?”

  “那是给你和张自忠的!”

  “可是你明明说过,战争怎么会不死呢?为什么不能是我们?”

  “那不能送……”李佳军说不出来。她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心虚,但又着急。“听陆燃说,滕县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你千万不要冲动,以后会有机会的。”

  “佳君姐姐,你不公平。”颜路笑了。“为什么可以去长城,去万平,去平型关,而我连滕县都去不了。既然不是重要的地方,那就让我来练。”

  “可是四川……”李佳军也想挣扎。

  “嗯,不用担心。”卢燃的手按住她的肩膀安慰他。他气质柔弱,但毕竟已经是个男人了。他的手很宽,很有力,人们会无缘无故地感到平静。“我们都是战地记者。我们不能去,因为我们觉得危险。你想去台儿庄。位置更简洁,肯定会更危险。我没有阻止你。”

  李佳军呆呆的看着他,没想到他是个好傻子,其实底子很清楚。

  但是,她不一样。她知道台儿庄将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但滕县.她不知道.

  所以她不敢去?

  李佳军苦笑,眼睛酸酸的。和吕燃比起来,她是那么虚伪。如果她不知道台儿庄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她怎么会来呢?

  陆然忽然笑了:“那么如果你去台儿庄的时候我还没回来,那么嘉君姐姐,你一定要小心,就像你说的,打起来怎么可能不死?为什么不能是我们?别是你,我会尴尬一辈子的。”

  ".好吧,你来的时候我没拦着你,但是你一定要回来,不然我也会内疚一辈子的。”她的声音嘶哑,吸着鼻子,用围巾擦着眼泪,很快就哽咽了。

  “姐姐,别哭了.我去报名了。”卢犹豫着把手帕递给她,拍拍她的肩膀,转身向总参谋部走去。

  “等等!”李佳军突然哭了。

  颜路转过身,一脸无奈:“佳君姐姐,你还想阻止我吗?”

  “不!有一件事对女人很重要!”李佳君认真地说:“卢凰,其实我真的比你小。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姐姐?”

  ".妹子?”

  “那还差不多。”

  作者有话要说:川军真可怜

  9月份出了四川,徒步去了山西,天寒地冻。一群南方人,穿着短裤草鞋,到了一个地方就直接上了战场,和一群素未谋面的钢铁怪物作战。味道对他们来说是酸酸的,据说他们人均两把枪,一个,一个吸烟者,说明吸烟重烟比较流行,几个吸烟者体质都不错。听说有时候没钱交,就是浪费钱.所以川军表现差是情有可原的。

  当时太原战败,大家都撤退了。他们甚至没有通知川军。川军看到别人撤退,没有接到命令,只好硬扛。后来他们扛不住了,就小股溜了,最后没死在那里。

  溃败后不是冬天,更冷。看到军械库,就把里面的棉枪抢走了。其实不够,我还是把老阎往西赶,马上让川军出去

  川军铺开了,没地方去,没钱,没枪,没衣服,没饭吃,还没人要

  当时校长问没人,战区没人,山西没人。他生气了,说没人想回去!

  好在白崇禧停了下来,说再问一个人就不要了,所以没人真的要。

  他问的是指挥徐州之战的五战区司令李宗仁。当时这个人因为缺兵,哭了一夜一夜。他接电话的时候当场答应了。白崇禧为人善良,为人隐蔽。说:这川军,战斗力未必好。

  李宗仁曰:“艾玛,诸葛亮尚可借草人之箭。”!一群活着的人能不如草人吗?想来想去!预约!

  于是川军去徐州打仗。

  最后,有人找他们,他们很感激战斗。

我的老婆是警察局长,丈夫不在时被硬上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dwzw/71745.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