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卡,互联网畅享包流量范围

两性知识 动物植物 2020-12-29 06:45:53

  JD。COM健康上市大幅上涨,再次提振了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士气。

  12月8日,JD.COM健康正式在HKEx主板上市。当日股价上涨55.85%,市值超过3400亿港元。截至12月11日,其市值已超过3800亿港元。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9年,JD.COM实现总收入108亿元。其中医药保健品销售收入占其总收入的87.0%,约为93.96亿元。零售药店收入可以说是招股书中最抢眼的数字,也让业界更加相信药品零售的可行性。

  无独有偶,阿里健康在药品零售方面的收入也是极其光明的。其2020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医药自营业务收入60.36亿元,占总收入的84.28%。

  近年来,似乎所有参与疾病管理业务的平台都把目光聚焦在了诱人的大“蛋糕”上。

  “支付模式是互联网医疗企业面临的困境。现在能形成大规模收入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我指的是10亿以上,基本上都是卖药品、设备、诊断的。”中电健康产业基金合伙人王晓晨在8月份的健康新闻联播中表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再次迎来了风头。尤其是在年初疫情防控最激烈的阶段,人们别无选择,只能“留在家里抗疫”,但对于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患者来说,“买药难”、“看病难”等问题让他们感到焦虑。在这种背景下,互联网医疗为慢性病患者提供了一个方便咨询和购买药物的平台,巨大的流量为产品的开发奠定了基础。

  流量进来,药品卖出,线下药店被互联网平台取代,这似乎是一种优秀的商业模式。

  但在整个互联网慢性病管理的医患医药闭环中,人们更应该注重流量的效率,以“医药”为核心,提升医生在整个闭环中的价值,依靠企业运营整个医药产业链的能力,打造一个稳定的闭环,从而构筑一个不可逾越的屏障。

  01互联网慢性病管理

  “流量”难以突破

  2014年12月,在杭州的一个小房子里,智云健康CEO邝明带着新组建的四人团队开始了新的创业之旅。他们计划从糖尿病管理开始,加入移动医疗大军。该产品被命名为“口袋糖博士”,后来成为智云健康的第一款APP。

  当时和匡明有相同想法的企业家不在少数。不久之后,“百糖大战”拉开帷幕。那段时间,如果有人拿出手机,在app store里搜索“糖尿病”,就可以轻松找到近1000个糖尿病管理软件。他们短期见面,尽力争夺用户。

  

  当时JD.COM健康还是JD.COM集团旗下的一个部门,起步于保健品等非药品零售的电子商务业务。

  混战没有持续多久。“那段时间大家都不好过,烧钱不可持续,没有探索出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邝明坦言,“我们也走了很多弯路。”

  然而,“百糖大战”的消亡并没有消除企业家利用互联网管理慢性病的热情。一方面,智云健康等“剩男”仍在积极探索新模式。另一方面,平安好医生、微医生、好医生在线、妙手医生、丁香园等互联网平台,阿里健康、JD.COM健康、一号药网等电商平台,甚至线下零售药店、医疗信息服务商也开始涉足互联网慢性病管理业务。基于不同的切入点和商业优势,他们正在规划流量卡互联网慢性病管理生态。

  JD.COM健康首席执行官辛立军告诉《八大健康新闻》,真正开始发力是在2016年之后。

  为什么慢性病管理是近两年所有涉及疾病管理的互联网平台上最大的热点?事实上,原因不难理解:这一领域的患者范围很广

  根据《中国互联网慢病管理行业蓝皮书》数据,2019年中国互联网慢性病管理行业市场规模达到694亿元,预计2024年将达到2177亿元。

  匡明用一个数据证明了市场规模。“我们目前每天有20-30万张处方,不是因为我们有提问的能力,而是因为它有这么大的需求量。”

  正是因为市场如此巨大,近两年来,大型厂商加快了互联网医疗的布局。

  2019年6月,平安好医生推出“私人医生服务”,开始布局慢性病管理业务。

  同年10月,JD.COM卫生部还将慢性病管理列为三大发展计划之一。

  今年互联网畅享包流量范围3月4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不久,阿里健康宣布启动“慢性病福利计划”,提供专属“云医生”等慢性病管理服务,为慢性病患者直接提供原创药品。

  今年11月,美团又增加了两个商标信息,名为“美团专业药房”。这说明美团和其他互联网巨头一样,看中了互联网医疗的丰厚蛋糕。

  当大厂带着天然的流动优势和巨大的资金为福而来的时候,不具备流动优势和资金优势的创业企业该如何走?不可忽视的是,在医疗行业,医院和医生占据核心地位。把握“医疗”渠道,运营整个产业链,应该是企业

  为核心的竞争力。所以,这一切决定了互联网慢病管理在看重流量的同时,也必须要看重流量效率,看重如何让流量在一个以“医”为核心的、有效的慢病管理生态中流转并产生效益。

    今年初,一路从“百糖大战”坚持到今天的智云健康宣布获得10亿人民币D轮融资。彼时,投资人看中的是他们早早从医院端建起的生态。

    从2016年率先从To C模式转换为To H+To C模式,转战医院“战场”,到2017年全面品牌升级,从聚焦糖尿病单一病种转变为慢性疾病全覆盖,再到2019年入驻千家医院,建立慢病大数据中心,智云健康也在打造自己的慢病管理生态体系。

    在这个体系里,核心业务是医院信息化管理系统与服务,通过跟医院合作,提高医院内部信息化效率;其次互联网医院,帮助慢病患者在线上进行治疗和管理。

    02 互联网+慢病管理

    如果不只为了卖药,

    还能创造什么价值?

    慢病管理市场上的平台,无疑都有一个共同的业务:药品零售。不同的是,一部分平台是通过巨大的流量入口,以药品供应链为核心开展医药零售服务,比如京东健康、阿里健康、1药网等。而另一部分平台则是以面向医院、医生、患者的服务为核心,自身只作为一个分流的平台,将药品销售的业务留在了医院和药店,比如智云健康等。

    《中国互联网慢病管理行业蓝皮书》中的数据表明,将主要业务集中在药品零售上,不无道理。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互联网慢病管理市场潜在规模达人民币3000亿元。

    以供应链为核心的平台,优势在于可以有更低的药品价格。以京东健康为例,依托供应链优势,今年618期间,许多集采药品在追加了平台专项补贴之后,价格下调明显,部分实际到手价甚至低于此前公布的药品集采中标价。

    同样以供应链为核心的平台还有1药网。目前,1药网在线销售二十多万种药品,与国内外214家知名药企建立了直供战略合作关系,可以从整体上减少药品从生产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时间和成本,也能有效帮助药房以更优惠的价格获得更广泛的创新和仿制药产品组合。

    

    与京东健康、阿里健康、1药网等以供应链为核心的平台不同,智云健康更多地将精力放在了医院和药店布局上,其收入也更多的来自医院端SaaS系统、药店端SaaS系统、保险公司业务合作,电商业务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不是凭空编造出来的,而是整个业务闭环或运营闭环能否满足用户需求。”在匡明看来,对于患者而言,治好病或缓解病症是第一诉求,其次是追求就医体验,最后会考虑看病的性价比。

    正因如此,智云健康希望可以满足用户三个方面的需求,包括医疗质量提升、药品的质量和流转,以及相对省钱的需求,而智云健康可以从每个环节中寻求变现。过去三年,智云健康每年都保持300%的增长。

    03 慢病管理的故事

    医患药以“医”为先,以“患”为本

    将供应链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还是将面向医院、医生、患者的服务作为核心,取决于平台最初的优势是流量还是渠道,而两者所筑起的壁垒也是不同的。

    无论京东健康还是阿里健康,流量是天生优势。即便流量转化效率不高,也能产生令人惊叹的经济效益。

    直到今天,流量争夺战依旧还在火热进行中,各大平台依旧在试图努力打破阿里、京东等电商大佬筑起的流量壁垒,筑起自己的高墙。

    以平安好医生为例,其2020年中报显示,疫情高峰期间,平安好医生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手机应用(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

    一些第三方互联网服务平台,诊疗咨询量比同期增长了20多倍。

    虽然流量红利无比诱人,但积累流量路上的困难也着实劝退了不少人。“2015年,我们已经发现用户的获取其实很难,留存更难。”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匡明,迅速带领团队转型,走上了另一条从“渠道”起步的路。

    “如果要说智云健康做对了什么,第一件事情应该是率先开辟了医院这一新战场。”匡明表示,医患药险,医一定是第一位的,只有拿下了整个行业最核心的“医”,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患、药、险。在慢病的治疗闭环中,医院元素的缺失会导致企业获客难且贵,也无法给用户提供一个完整闭环的医疗健康专业解决方案。

    2016年起,智云健康开始进军医院市场,其SaaS系统进入了医院,为医院搭建信息化所需要的网络基础设施及软件、硬件运作平台,将医院内部诊疗的场景与智云健康APP结合,打通数据链条,提升院内治疗的整体效果和效率,也为APP导流。

    

    撬动医院资源,绝对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在匡明看来,啃下医院这根硬骨头,并成功攻入千家医院也成为智云健康强有力、较为稳固的竞争壁垒。

    与智云健康合作的第一家上海的医院是上海市东方医院,这是上海浦东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据匡明介绍,目前全国头部医院中,有20%都已与智云健康展开合作。其SaaS系统也已进入1800多家医院。

    这样一来,在医药零售之外,智云健康有了基础建设的收入,“我们做SaaS不是免费的,坦率讲,只要你有价值,医院和药房都是愿意购买的”,匡明说。

    而在与众多医院合作后,智云健康也积累了全国60%的内科医生,服务患者人次过亿。且目前平台上90%以上的用户都来自合作医院,长期制约着慢病管理等互联网医疗平台获客难的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

    “路”建起来了,自然就会创造更多的盈利模式与价值。于是,自然而然产生了另一个收入模式――数字营销收入。

    集采规模和影响越来越大,对于药厂来讲,在原有的医院销售渠道之外,要有新的高效渠道和营销方式把药卖出去。匡明向八点健闻解释,新药上市,三个环节必不可少,一是渠道铺开,二是医生了解这个药品,三是患者教育。而智云健康的SaaS系统铺开之后,医院、药店、医生、患者都覆盖了。“我是一个特别高效的渠道,而且天然的是做转化的,所以SaaS铺的越多,能转化的价值就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京东健康的招股书中,同样可以看到“医院”的身影。其招股书写到,”将各类应用与云技术基础设施结合,为线下医院提供涵盖其各方面服务的综合解决方案。和医院的合作使得我们能够整合医疗资源和获取用户,这对于形成服务闭环至关重要”。

    显然,在流量红利逐步兑现后,京东健康也已经意识到渠道的重要性,开始向医院端抛出合作的橄榄枝。

    不过,就如同当初智云健康在啃下每一家医院时所遇到的困难一样,每一个试图撬动医院资源的平台,都势必会经历一番甚至比智云健康当年还要艰难的过程。

    “其实我们都还在修路。”正如匡明所言,整个互联网慢病管理行业都还处在修路阶段。抓流量,修的是通往C端用户的路。抓渠道,修的是通往B端和D端的路。只有当路都修通了,才能通向互联网慢病管理行业的罗马城。

    本文来自八点健闻Plus (ID:jianwennews),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流量卡,互联网畅享包流量范围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dwzw/8855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