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穿越被肉来肉去,女儿说难受就上来吧

  他恋爱多年,很难不怀疑他“生孩子就够了”的思想。

  “你基本上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钟守成这些年一直偏心。他告诉我钟石将来会把它留给郁忠。这些年来你阿姨都是咽下去的。她怎么能不生气呢?结果上帝还是睁开了眼睛,甚至让兔子在外面生了个儿子。钟家只是白捡了个孙子,儿孙都在一起了。正如你在老人生日那天看到的,抱着孩子激动得语无伦次,你阿姨又说了一遍。

  “所以最后她也换了爸爸的药,为了给盈盈多分。”江进问道。

  江玉波笑着摇摇头。“不一定是这样!”

女主穿越被肉来肉去,女儿说难受就上来吧

  江进:“什么意思?”

  姜玉波:“争家产是一方面,但更有可能只是为了赢一口气。”

  江进:“这个怎么说?”

  江玉波冷笑道:“以我对俞希的了解,如果她真的想为莺莺争光,早在几年前就应该开始了,免得等到郁忠长了翅膀,有了儿子。更何况,就算现在老人死了,郁忠和孩子都分了一份,留给盈盈的也不多了。她为什么要冒险配合我们去杀钟守成?这正是我以前一直想知道的,但现在我看到了这一点

  江玉波回头看了看桌上的纸。“答案很明显。她只想拉着钟守成陪她上路。”

  第308章晕倒

  蒋玉祥服药后躺下,但她几个小时没有睡觉,被疼痛吵醒。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忍不到半夜,支撑着她从床上爬起来。

  整个房子都是空的,那么大的一栋南楼,白天太安静,晚上更像是沉在深海里的瓶子,瓶子里塞着盖子,安静到没有噪音。

  蒋玉祥捂住疼痛的腹部,走过去打开房间的灯,站在敞开的卧室里,转身走到梳妆台前。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瘦削、苍白、布满皱纹的脸。她坐在柜台上,抚着脸,能清晰地感觉到上面粗糙干燥的皱纹。

  老了,真的完全老了。

女主穿越被肉来肉去,女儿说难受就上来吧

  她不怕老。甚至几年前,她就一直期待着快点变老。年纪大了,意味着她的生命即将结束,终于可以休息了。

  就像一条长长的跑道。谈马拉松太多了。前几十年她跑得太辛苦太孤独。只有当她老了,她才能看到终点。到时候钟守成已经玩够了,不能动了。她只能回来看着她一起度过余生。不幸的是,当她真正走到最后一程时,她发现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钟守成这两年确实收敛了脾气,可能真的老了。因为落叶,他愿意呆在家里。另外,他的背部身体有问题,医生要求休息,所以他真的留在了南楼。

  起初,蒋玉祥认为她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她日夜和丈夫住在一起,丈夫比她大。家里的一切都要靠她,这让她觉得被需要就很满足。

  当然,家里仆人那么多,钟寿成身边的钟泉随时都可以伺候,不需要蒋玉祥事事亲力亲为,但她真的不假他的手。只要是关于钟守成的,哪怕是给他沏壶茶加件衣服,她都会自己做。

  时间久了,钟寿和她结婚了,真的觉得有点亲密。她总是在家大喊大叫。

  我要你给我倒杯水。

  把这个拿到书房。

  玉溪,这条鱼今天在厨房蒸得很好…

  不了解的人会觉得这是一对感情很深厚的长期情侣。有时候就连蒋玉祥也有这种错觉,好像她和钟守成真的经历了大部分风雨,晚年独自生活,回归家常。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突然醒了,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心想,为什么?年轻的时候,你在外面大吃大喝,到了年纪玩不动了,就回到家里。她不得不每天端茶倒水,心存感激。

女主穿越被肉来肉去,女儿说难受就上来吧

  她很不服气,也很不甘心,但只要等到天亮,她就会从心底里继续治疗老人。这种矛盾的心态折磨着蒋玉祥,直到她最终被吞噬。

  当然,她下手也不是见仁见智。她可能挣扎过,吃过苦,一遍又一遍劝阻自己不要做这样的事。但是,老人对郁忠的偏心,包括已故的豆豆,应该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潜移默化中,她心中的那一点点期待都耗尽了,晚上看着床边,剩下的只有恨,最终在确诊为晚期肠癌的时候上升到了极点。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她一生没有贞操,互相勾心斗角,参加了戏剧。她内心的阴暗面已经侵蚀了自己,她无法从这个泥潭中解脱出来。

  谁说她要下地狱了?她大半辈子都在地狱,现在要走了。她怎么能丢下钟守成一个人活在世上?

  蒋玉祥松了一口气走出卧室。外面长长的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好像很讨厌冷清。

  蒋玉环嫁给钟家的时候才二十岁。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栋楼里。它就像一个巨大的笼子,束缚着她的身体、自由和欲望,也像一个巨大的坟墓,埋葬着她的青春、爱情和最终的生命。

  蒋羽熙拖着沉重的身体往前走,走廊里的感应灯随着她的步伐亮了起来。

  钟守成走后,只有她一个人住在三楼。这时,已经晚到了海边。她看着微弱的灯光,加快了脚步.

  第二天一早,梁真被手机铃声吵醒。电话的真实情况是南楼另一边的座机。

  “嘿……”

  “小奶奶!”梁真刚开口,就听到那边哭声。“奶奶,老太太晕了。我给医院打了电话,但是联系不到小姐和少爷。你能吗.请到医院来?”

  梁真大概没想到蒋玉祥会被送去医院抢救,南楼另一边的保姆会打电话给她,但是蒋玉祥大概没想到梁真在关键时刻第一个赶到医院。

  “家人,谁是蒋羽熙的家人?”

  小云打了120,急救中心都把治疗送到了公立医院。没有人来关心你是钟太太还是江太太。

  梁真冲过来的时候,小云正站在急诊室门口。

  “你好,我是患者姜女士的家属!”

  小云听到梁真的声音,像是突然看到了救世主。

  “你可以数一下小姐,老太太在里面救她。”小女孩泪流满面,两眼通红,梁真点了下头。

  “你是病人家属吗?”护士直接走过来,递给她两张纸。"病危通知,家属先签字."

  梁书当时惊呆了。“具体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刚到医院就签了病危单?”

  “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考察,但目前并不乐观,这也是医院规定。”突发公共事件的医护人员似乎有些生气,耐心不是很好。

  目前里面救人,梁真除了签单子什么都不会。

  护士收了单子,问:“病人还在昏迷中,查了医院系统,没有找到她以前的病历,需要你的家属提供病历做参考。”

  梁真也被问了一阵子。“对不起,我不知道。”

  护士脸一僵,“你不是病人的家属吗?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不能说没关系。

  “她是我婆婆。”

  “不知道婆婆之前得了什么病?”护士可能看着梁书,不可靠。他转向小云,问:“你不能联系其他家庭成员吗?”

  小云大概是被“快死了”这个词吓到了。现在他只知道哭,护士摇头叹气。

  “好的,先查一查,等我们这边举报了再说。”

  公立医院的环境比较嘈杂,抢救大厅门口的走廊也比较热闹。小云哭了一会儿,梁真懒得劝她,直到她不哭了。

  碰巧她旁边有一台自动售货机。她买了一瓶水,递了一张纸巾。

  小云一一接过来,“谢谢.谢谢你……”

  梁真:“你联系过钟英吗?”

  小云:“联系上了,不过小姐不在家,暂时联系不上。少爷.少爷不接我电话。”

  郁忠此时的心思还在南楼,自然不会接小云的电话。

  梁真看了眼抢救大厅门上的灯,叹了口气问:“你能告诉我真相吗?”

  小云两眼发懵,莫名其妙地问:“夫人,您想听什么真话?”

  梁真苦笑,“上次钟书破七,我在后院撞了你。你不小心在草丛里掉了一管针剂,我就发现了……”

  听完他的表情,小云突然开始慌了。“少奶奶,少奶奶不是.我想藏起来,但是老婆.妻子让我瞒着你……”

  果然!

  梁真见小云语无伦次,大概是紧张,给她时间缓了缓才继续问:“我上网查了一下,问了医生。答案是抗癌药,经常用来治疗消化道肿瘤,但不知道具体是哪种。”

  “肠癌,老婆得了肠癌,已经晚期了。”小云说,伤心的地方又开始流眼泪了。".之前医生劝她做化疗,她不同意生死,一直拖着,光靠吃药打针,但这不是普通的感冒咳嗽,我却过不去.怎么?”

女主穿越被肉来肉去,女儿说难受就上来吧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junshi/71698.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