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潮绿建,潮绿绿

情感口述 军事头条 2020-12-31 02:14:24

  郭

  看着远处袅袅的白色炊烟,看着台阶下的青杨树林,看着树下悠闲躺着的大黄狗,这些固定在我脑海里的画面,是我保存下来的实时电影,是我最舍不得失去的温暖。

  外婆家,在乡下。在那里,“楼里车水马龙,鸡犬相闻”。田里各种作物按季节种植,水稻、小麦、土豆、玉米、紫云英、农田的颜色会随着春夏秋冬而变化。它们春天是绿色的,夏天是绿色的,秋天和冬天是红色或黄色的。有些一年四季常青的树我都叫不出名字,它们的绿叶会随着季节的变化从淡绿色变成深蓝色。因此,山脉大衣的风格随着季节而不时变化。

  我奶奶的房子,夹在山野之间,是一座黑瓦白墙的大房子。在我的记忆中,从来不变色的,可能就是这些颜色,是原创的,不需要染色。

  在外婆家的院子里,春天会晒黄竹笋,夏天焯过的豇豆和青豆会被晒黑。爷爷奶奶放在散养区的鸡,平时慢悠悠的踱步,咕咕的叫,到年底可能就没了,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在我的舌头上留下了短暂的记忆。

  然而,这些都是路人,只有屋顶烟囱里冒出的一缕缕炊烟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一开始是轻的,渐渐的白了,厚了,烟囱的驱动力变得很强,然后逐渐缓和下来,轻盈的飞向空中,渐渐消失。每次放假回姥姥家,看到白墙黑瓦上淡淡的烟,就忍不住长出一股幸福感。

  

  小学毕业快结束的时候,爷爷奶奶有了新成员——一只小狗。刚来的时候,他才几个月大,耳朵里似乎还能回想起那只小奶狗特有的哀鸣和喃喃的声音。因为它是一只黄色的农家狗,我们叫它黄晓。十几年过去了。不知道谁带头。我们改了口,就成了“老黄”。现在我们都叫它老黄。

  从黄啸到老黄已经十几年了。每次去外婆家,总是用手机拍老黄。我爷爷看到我们蹲着舔屁股,拍着老黄,就会笑着感叹:“你们手机上是不是各有千张它的照片?”有几次看到老黄懒洋洋地躺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故意拿好吃的逗他。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怜悯和委屈,很可爱。但当他拿出手机向他要视频的时候,他突然收起贪欲,一脸严肃,侧过脸看着镜头,仿佛想拍一张好看的照片。真的,后来我翻看手机,发现照片里的老黄经常侧脸盘算着看远处的Pose。他觉得这是最好的拍照角度吗?狗狗会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吗?

  

  在不冷不热的晴天,老黄喜欢躺在黄杨木下。有时候,当我们开车进入村庄时,我们可以远远地看到它躺在那里。一听到声音,我们立刻架起前腿坐直,用耳朵“汪汪——”,警惕地守护着我们的家。当我们确认了自己的眼睛是自己的家人,就会高兴的过来摇着尾巴和我们打招呼。我们会时不时闻闻,蹭蹭裤腿,用这样热情的待客之道欢迎我们进屋。这一系列仪式结束后,它回到黄杨木树下继续趴着。这个地方夏天可以凉爽,冬天可以温暖。我们经常开玩笑:老黄,你真的可以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一下。

  这个黄杨木比我大。小时候有几个月,被外婆抱着,被这棵树拍到。原来爷爷在黄杨木下种了一圈郁郁葱葱的麦冬草,刚好把黄杨木的根部围了起来。小时候经常摘麦冬的小果子。这些紫色圆圆的草籽在我眼里就像珍珠一样的宝贝。

  门口常绿黄杨木和常绿麦冬一高一矮,也是很默契的组合。而倔强的老黄,像一天十几年,硬是把一圈麦冬草给睡出了一个大缺口,而在黄杨木之下,它成了它的专属领地。暖棕色和亮绿色,这样对比鲜明的颜色,也很吸引人。有时候看到麦冬光秃秃的缝隙里没有老黄的身影,还是会有失落的感觉。

  出国留学,不能经常回去看望爷爷奶奶。新冠肺炎病毒的爆发使得回家变得更加困难。在业余时间,我经常闭上眼睛想象这张图片:

  黄昏时分,乳白色的炊烟升起,奶奶做饭,爷爷生火,老黄躺在绿树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在网上转载、复制、摘抄、改写、传播所有作品,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来源:钱江晚报一小时新闻

湖南大潮绿建,潮绿绿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junshi/88997.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