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爽哦爽公车_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天天奇闻网 两性健康 2020-04-30 16:39:05 自己   知道   看着   一个   我的

  学校图书馆在五楼新翼的位置。谢我和季夏乔吃过饭,便去了图书馆。季夏乔坐在窗边位置翻着题本,谢我坐在季夏乔旁边静静看着她。

  季夏乔在抬头翻页间,看见谢我目不转睛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瞬间红了脸。她咳一下,低声道:「你看着我干嘛?」小说

  「没事做,所以看着妳。」

  谢我的回答果然没有一点糖份,季夏乔把另一本题递给他:「帮我翻一翻这本,看看有没有难解的题。咱们可以记下来,在温习小组跟同学研究。」

  谢我侧侧头,说:「在我眼中会有难解的题吗?」季夏乔无趣地抿一抿嘴,不想理他。

  季夏乔看了一会儿题,又忍不住问谢我:「你觉得是不是该把我们的事告诉小乔和陈星?看到陈星当媒人婆的样子,我心疼他。」

  「妳心疼他干嘛?」谢我这句话像刀般既狠又快地劈下来,季夏乔心中甜了一下,知道他是在吃醋。

  谢我想了想又道:「小乔和妳是好姐妹,告诉她倒是没甚幺。只不过,陈星若是知道了,妳确定此事还会是个祕密?」

  见季夏乔在惦量着,他又说:「公不公开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爸不会有意见。也正好可以告诉其他人,妳是我的。现在的问题只在于妳怕不怕被别人知道,尤其是孙昊。」谢我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明显加强了不少。身为男友的他,毕竟还是会在意孙昊这个存在已久的对手。

  「你说得也对!那还是先别跟陈星说好了。」季夏乔叹了口气。其实除了孙昊,她还怕让家裏人知道,她怕爸妈会不同意。到时候,她又该如何?

  ——————

  自从和方昕语分手后,余伟麟没再去食堂吃饭,他怕会碰上她。余伟麟觉得是自己伤害了方昕语,更伤害了季夏乔。他喜欢方昕语,但他更知道,他们走不下去,因为他心中不只方昕语一个。他搞不清楚,哪一个在心中才是最重要的,他只知道这一次他错得很离谱。

  午饭时,余伟麟在班房草草吃了份三文治就去了图书馆。参考书摆放在图书馆最尽头,近窗边的位置。他拿了一本讲解生物分解的书,倚在书架边翻着,却被两把声音打扰了思绪。

  「你看着我干嘛?」

  「没事做,所以看着妳。」

  第一把女声很熟悉、很亲切,从前余伟麟每天都会听到。余伟麟在书架拨出一个空置,那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声音的主人。

  余伟麟已经许久没见过季夏乔,有时候在学校遇上,他也不敢上前打招呼,因为他怕。他只敢给她发微信,用文字关心她。只是,对方不曾给他一条回覆。直到几星期前,他终于鼓起勇气打给季夏乔。那一次,余伟麟已经五个月不曾听过她的声音。但久别重听,那声音还是一切依旧,就像如今般亲切、动听。

  季夏乔和谢我的对话声很轻,但却一一落进余伟麟的耳朵。

  「妳是我的。」

  谢我口中这四个字使余伟麟滞住目光。余伟麟认得谢我,那天骑车送季夏乔回家的人就是他。他看着季夏乔的目光很暖和,又带了一份柔情。与那天在升旗典礼台上的冷傲形象完全颠倒。

  余伟麟看着他们,心中有种紧揪的感觉。当初看着自己和方昕语的时候,季夏乔的心情是不是也是如此?

  「我把这些放回去,你等我一下。」季夏乔拿着几本题本站起来,谢我却轻轻拉住她的手。

  「干嘛?」季夏乔回过头来看着谢我,又看看四周怕被人看见。

  仍然坐在椅上的谢我缓缓弯下身,伸手把季夏乔鬆掉的左脚鞋带绑好:「鞋带都不会绑,笨蛋!」

  余伟麟记得,以前自己也总爱说季夏乔笨。每次听到,她都会狠狠地盯着自己,但她却从没有真正的生过气。谢我的一声「笨蛋」夹杂着一种溺宠,一种余伟麟没给予过季夏乔的溺宠,而她回应谢我的方式是一个甜笑。

  余伟麟拿着参考书的手微微垂下,他知道他的确是错过了。那个曾经向自己笑得很灿烂的女孩,再不会为自己而笑,因为她的笑容不再是为自己而存在。她身边的位置早已站了个人,她已经遇上一个比自己更好的男生。他轻轻一笑,那个笑容却夹杂住重重的苦涩味。

  ——————

  这日下课后,季夏乔收到唐倩的微信,让她马上回家。她今日本来约了谢我一起晚修,却只能和他说声先走。

  「发生甚幺事了吗?」谢我关心问道。

  季夏乔一边收拾书包,一边担心地说:「不知道,我发了微信问我妈,她没回。」

  「我送妳回去。」

  「别!」季夏乔看看班房四周,压低声音道:「这个时候很多人放学回家,不太好。」

  谢我明白她的意思,便点点头,看着她离开班房。

  刚踏出校门,她就收到谢我传来的微信:

  【回到家要告诉我】

  【小心点】

  季夏乔便回了个OK手势。

  她总有种不祥预感,家裏到底发生了甚幺事?

  ——————

  家门一打开,爸妈和季秋怡都在。季四海一面凝重,唐倩怒愤满面,季秋怡则低着头,双眼通红。看到这个情况,季夏乔知道她是预感不幸地中了。这一次大事不妙!

  季秋怡和于朗的事被学校发现了,把双方父母叫去相谈此事。学校和双方父母一致反对他们恋爱,更强逼二人分手。季秋怡和于朗不肯,便被学校罚停学一週。

  季秋怡向来乖巧守规,爸妈未曾打过她。唐倩却为了此事,第一次动手打了季秋怡。只是,不管再被打、再被骂也好,季秋怡就是不肯分手。季夏乔心痛她,却说不出半句话来,更没资格劝她。

  季冬恩看到她这样,也叹了一句:「这样值得吗?」

  季秋怡却只说:「当妳找到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妳就会懂我。」

  而自从这天起,季夏乔没有一日过得安心。

  ——————

  下课后,季夏乔去了乔依的宿舍房间。乔依的同房宿友见过季夏乔,也认识她,与她打了招呼便忙回各自各的事。

  她们二人同坐在床上,乔依留意到季夏乔这阵子的心情不好,问:「妳最近搞甚幺?孙昊又惹妳了?」

  季夏乔摇摇头:「我二妹与同学恋爱,被学校发现了,刚刚才被罚完停学一週。我爸妈差点把她给打死,可我二妹就是不肯分手。我家现在每天都像六国大封相,我心裏慌。」

  乔依向来觉得早恋不是甚幺问题,却因为季秋怡与父母搞对抗而有点惊讶。她眨眨眼,说:「感觉到了就是到了,妳爸妈阻止不来的。更何况,他们气也是气妳二妹,妳慌甚幺?」

  季夏乔静了许久,储够了勇气才开口:「因为咱们四姐妹当中,恋爱的人不只我二妹一个。」

  乔依先是静下思考着她的话,过了几秒就像灯泡般,一下子亮了、懂了。

  「妳恋爱了?」乔依激动得摇着季夏乔的手,而季夏乔只是丧气地点着头,丝毫不像恋爱中的幸福女生。

  「和谁?孙昊吗?」

  季夏乔摇摇头:「谢我。」

  乔依没有半分意外,像是抽中了奖般兴奋:「我就知道是他!是甚幺时候的事?」

  季夏乔别过脸叹了口气:「可以别讲这些吗?我现在没心情。」

  乔依的高涨情绪一下子停下来,她咳了咳,正经了不少:「妳家裏的事,谢我知道吗?」

  季夏乔又摇摇头:「最近他总问我为甚幺闷闷不乐,我不想把事情告诉他,我不想他有压力。」

  「妳觉得自己可以瞒他多久?他是妳男朋友,这段感情他也有份的,怎幺可以要妳一个人承受所有压力?」

  季夏乔的手抓住床单,抓得紧紧的。她很怕,她不知道该如何。

  手机铃声响起,季夏乔犹豫一下才接通了电话,那是谢我的来电。

  「妳去了哪裏?怎幺刚下课就不见了?」

  季夏乔抽了口气,努力地把声音保持平静:「我在小乔宿舍房间。」

  「今天去晚修吗?我来接妳去吃饭。」

  「好,宿舍门口等。」

  季夏乔挂了电话,心情平伏了少许。乔依按按她的手,说:「去吧!别让他等。还有,找个机会跟他讲吧!别自己一个人憋着。」

  季夏乔点点头,坐在床边穿回鞋子準备离开。却在伸手拿起鞋带那刻,想起了谢我。他绑的鞋带结彷彿是最好看的。

啊哦爽哦爽公车_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liangxing/22028.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