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爸爸和几个叔叔干了我

  何九恼了他一枪,射了过去。她响了几声,四肢都报废了。布谷鸟流出的鲜血触目惊心,却没有人多看一眼。“让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先废了你!”

  卢学莲痛苦的尖叫声急剧响起。带着怨念的诅咒,魏少少皱着眉头喊道:“蒋易,给她点哑穴,拿下来好好保管,记得不要让她先死!”暂时先存着,看看能不能从她嘴里套出点什么来。

  蒋易一听,急忙把地上的人拖起来,好像在拉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对,下属明白,他们会想办法撬开她的嘴!”

  陆学莲恐怖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恐惧。她知道这些人的一些手段。她不怕死,但他们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然而此刻,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心如汹涌的怨念之波翻滚,喉咙被鲜血窒息。终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爸爸和几个叔叔干了我

  这是一张可怕的照片,但没有人看一眼!

  卢学莲被拖走后,邵伟和何九去了洗手间,谢三少等人也匆匆赶了过来。当他们撞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推开浴室的门,迫不及待地想关心他们的女人。但是谁能想到,他们最后会集体进来看这张图!

  -跑题了

  期待订阅整本书的女生进入群里,和睦等着群里的女生调情,所以.

  继续要求照顾宝宝和达,呵呵,花屋的前奏已经拉开,啦啦啦,看宝宝显摆。

  第五十章最不诚实的人原来是你

  一楼是岛上最豪华高贵的商场。连洗手间都很宽敞精致,分内外两个房间。外面是一排洗手池。此刻,这里只有姜云和陆琉璃。

  因为之前报警了,楼上的人都紧急疏散了,所以没有闲人,还好没有闲人,不然真的是.

  那张照片,连十二个飞影人都躲开了,退到他们进门的地方,那里的树荫比较紧,可以防止他们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但是他们的眼睛被挡住了。要不要集体捂耳朵?

  那一声声柔糯的撒娇真的是听他们都醉了,习惯了男人的轰轰烈烈的咆哮或者尖叫,就连妖娆的许攸公子和邪魅四少,在他们恋爱或者*的时候,绝对不会发出这样的陈娇,说它是小孩子,却又让你觉得幼稚,即使细细品味,也能尝到一点点黑肚皮的邪恶,可以说,他是一个开窍的人。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爸爸和几个叔叔干了我

  一句一句,很刺激!

  “多儿,我受伤了,我伤得好重!”委屈的泪水在周围打转

  “哪里?手臂?”她小心而紧张地看着。

  “嗯嗯,巴德,我的胳膊会不会废了?哦,我不想浪费。如果我浪费了,我就抱不住蓓蕾了。”

  ".不,不用想了。”

  “我现在可以试试吗?”清泉的眼睛亮了。

  “尝试什么?”查过的人还没反应。

  “试着抱抱蓓蕾?”有人说的理所当然。

  “哦,别动,伤口不疼!”看着他不顾跳跃,她忙着喝酒。

  “呜呜.痛,痛,巴德,衣服粘在伤口上了,你能帮我脱下来吗?”这一举动,伤口和衣服贴得更紧了。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爸爸和几个叔叔干了我

  ".那你忍着,我轻揭开。”她小心翼翼地拽着他的衣服。

  “嗯嗯,嗯嗯.”一个男人的表情仿佛在期待,陶醉得忍不住荡漾开来。

  ".不要尖叫!”姜云黑压压,我的心在颤抖,外面的人在集体颤抖。男人这么叫真的很奇怪。他们都面面相觑,突然怪怪的,乱七八糟的,开始疯狂冥想。他们是直男,他们是直男!

  “呜呜,朵儿对我好凶!”只要不哭,而且他的外套已经脱了,看样子是被姜云朵蹂躏了。

  姜云朵,“……”她无言以对,拉着他的胳膊放在水龙头上冲洗。硫酸溅出的地方不多,只有三四个,但是硫酸的强度太大了,灼伤的皮肤已经被破坏了。随着水的侵蚀,伤口渐渐见血有肉,有些触目惊心。尤其是一个人皮肤太好,相比之下就更恐怖了。

  “朵儿,你会留疤吗?”有人看着那些地方撇着嘴问。

  “兄弟三个,你不会留疤的。”

  “嗯,其实我不怕留下来。保护朵儿是光荣的标记,但是朵儿不能嫌弃我的身体不完美。”有人说了些沾沾自喜的正经话。

  姜云朵,“……”

  外面十二只鹰,“……”男人的身体到底应该有什么样的完美?你看他们,哪个没疤,那是男的?

  “朵儿,我好像被硫酸溅到身下了。”看到胳膊洗的差不多了,顿时委屈的张了张嘴。

  闻言,姜云翳并不怀疑他,“下面呢?哪里?”

  有人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感觉下面有些地方火辣辣的疼,好难受!”

  蒋云多有点紧张,但是他穿着深色的裤子,左右看也没发现什么。“脱下裤子看看。”

  “可是,多尔,我的手好痛。你会帮我吗?”

  姜云翳向外瞥了一眼,咬咬牙,还是恼羞成怒,解开了腰带。

  腰带金属扣的啪嗒动作在浴室里真的很浪漫。至少守在外面的人感觉呼吸很紧。为什么他们觉得自己的腰带有点松?

  “巴德!嗯……”不知道表达出来是什么意思。

  江听了头皮发麻,“闭嘴!”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她认为她对他做了什么。她显然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他腿上的东西,他看起来像是被抓住了。真是.

  “道尔,你找到了吗?”一个人的声音有点紧张。

  ".不,你的腿没事。”我没看到任何伤口,更别说让他烦躁了。

  “啊?是我的表现不够明显吗?”有人只做了一个很有暗示性的动作,气短。

  蒋云多惊慌地后退了一步,脸涨得像血一样,“崔清泉!”这不要脸,居然.和她玩这种邪恶的把戏。

  “道尔,既然你已经找到了,你也能帮我吗?”

  “你做梦!”姜云朵不想再和一个坏的纠缠,只好转身出去,却突然扑上来抱住,也没觉得胳膊疼,就开始动手脚。

  “崔清泉!”蒋云多挣扎着黑着脸。这个可爱的男孩真的.但当她挣扎时,有人抱怨委屈。“多儿,人的胳膊疼,你温柔!”

  噗,外面的人风中凌乱,脑子不够用。不知道发展到什么水平了。听大小姐的动静应该是一种挣扎,但是听一个声音好像是在享受,咳咳,他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当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急切的推开,几个人冲了进来。魏少韶走在前面,后面是谢三少、吉翔、许由、张思韶、何九,匆匆忙忙。“达小姐呢?”

  十二只鹰指着里面,一脸奇怪和不可捉摸。

  见状,那几个人的表情变化,里面的直观画面一般都很惊艳,就等着他们闯进来,看到后,还是觉得意外。

  一个几乎是果味,年轻的皮肤白得像玉。他从小养尊处优,不习武,也不吃苦。所以整个皮肤都比闯进来的人好.但是它非常漂亮,他们都在摸索。谁没有伤疤?而因为练武,肌肉发达,就不是这种风情了。

  一时间,那几个瞪着的眼睛酸酸的。

  在被集体看的时候,他跳上去的时候就在她身边,然后看到有几个人闯了进来,下意识害羞的转过身,躲在她身后,就这样挡住了她,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美其名曰是为了防止清泉露出来,但是只有那双清泉一样的眼睛眨了眨,根本看不出多少羞涩。

  姜云朵轰的一声,头皮爆了,羞恼的看着脸,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眼神,像是被抓了又被强奸,咳咳,她没做什么坏事,除了身后的人还在热烈的抱着她。

  “嘿嘿,我们赶紧冲这里吧。来这里的不是惊悚片而是激情剧?”张思豪用阴风阳气盯着某个皮肤,心里又羡慕又恨。他之前维持了这么久,还不如别人。

  “没错,这件事还是发生在浴室这种让人动情的地方。山车里什么样的玉米地简直弱爆了,蝎子都可以教。”许攸似笑非笑地调侃着,也不羡慕羡慕恨人家的皮肤,因为他自己的也很好,他更关心的是为人家受伤这件事,上一次是庐江月,这次跟崔清泉在一起,为什么不是他?

  何九见怒起,瞪了崔清泉一眼。他没有转身,直接炸了他。“你小子,我以为你是最诚实的。原来你是男人秀到骨子里,你真的在找机会。以前傻乎乎的带你到处学经典。感情真正的主人是你,你潜伏的够深!”

  闻言,更是有些眼睛眨的更快,而姜云朵干脆抬起头来,这是一次关键会议?

  这还没有结束。谢三少看着手里的药,不明所以地说:“看来我白跑了一趟。看人家抱的这么结实,我胳膊大概还行吧?”

  吉翔没有说话,有些放纵地吃吃地笑着,但他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是最后一个,以后就不用承受这样的折磨了。

  听到谢三少的话,姜云韵回过神来。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还是他的胳膊更重要。如果留下疤痕,那就不好了。“三哥,你看他胳膊,硫酸烧得很厉害。”

  然后我回头盯着某个人。“不要马上放手?”

  “多儿,我一松手就被别人看见了。你不嫉妒吗?”一些严肃的方式。

  闻言,其他几个人都是抽抽嘴角,难道男人有什么还瞒着?谁没有,切!

  蒋云多无言以对。“加速,你还想留疤吗?”

  “这有什么关系?可以作为我和朵儿深厚友谊的标志。”一个微笑的人似乎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蒋云多不同意。他祈祷着,喊着没说过话的魏大少。“大哥,你应该说点什么。”一直抱着胳膊是怎么回事?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爸爸和几个叔叔干了我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liangxing/71811.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