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去去思悠悠,什么思悠悠

两性知识 两性健康 2020-12-31 06:47:22

  【三春会】西方几代人

  昨晚八点前于立荣

  

  

  Siyoyo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的小客厅里度过的。我还记得老房子里有一台很旧的电视,屁股大的时候会时不时的发出沙沙声,一般需要缝几针;记得有一扇锁窗生锈了很多,我爬上桌子去打开它。但是当它打开时,它被一根防盗的垂直铁柱隔开,侃侃可以伸出手。

  那段时间全家都很紧张。我的祖父母出去卖蔬菜和种地了。我妈上班去了。只有我,一个五岁以下的孩子。这是家里最值钱的宝贝。我不得不被锁在家里,害怕失去,敲门和触摸。

  但现在说到童年,我并不难过,因为成年人不容易,孩子总是有自己一个人玩的方式。电视机和故事书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我熟悉电视剧的每一个情节,记得《格林童话》和《一夜一夜》的每一个故事。小我在小房间里吸收知识,与书中主人公分享快乐,被母亲摇摇晃晃的怀抱所爱。现在想来,可能是一种坚持不懈的感觉。

  

  搬家后,家里人想把没用的旧电视卖掉。我抽泣着,像一个拥抱爱人的下午。想想还是会让人发笑。

  我的老父亲更经常来看我。小时候父母离异。我小时候沉浸在电视和书里。现实生活中没有“父亲”这个概念,家里也没有人可以主动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来我家。我叫他“爸爸”,带我出去玩。真的很怕自己内心很不愿意和这样的陌生人出去。但是我没有办法不能拒绝。我不想让他牵我的手。晚上街上人山人海,商场的霓虹灯打我脸。我不高兴,但不舒服。

  我父亲晚上带我回家。天很黑,我看不见月亮。走进院子,我看到一个人影靠在门边,好像在等我回来。我知道这是我妈妈渴望看到的。她担心我会离开她去长途旅行。我宁愿默默担心。和父亲相处的时候,突然知道有人那么爱我,静静的等我保护我。我应该勇敢。

  

  去年的一个下午,河水湍急,雨没完没了。我接到一个电话,这是个坏消息。爸爸让我明天下午去参加爷爷的葬礼。第一次请假放学,然后回家。为了穿上黑色的衣服去参加葬礼,我们必须先把人送走。送葬队伍走遍了整个村庄,来到了修建坟墓的山上。雨若有所思地减少了。让我们完成这个过程。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山。山上只有一个灰色的坟墓。透过水汽和茂密的树木,我发现它真的不起眼。开始渐渐下雨了。我父亲走过去,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我默默把伞撑在他头上。我从来没有像我父亲一样。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许是同情。我姑姑在他旁边看到了,说:“范悦(我以前的名字)长大了。”声音令人窒息,还没有恢复。我听得清清楚楚,心想:是不是也长高了?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冷静的成年人。开心就笑,难过就哭。偷偷想念很多人,也经常不情愿的回头看。我害怕长大,渴望再长大。

  然而,无论如何,时间限制了我们继续前进。雨季没来的时候,我迈开成长的步伐,摆脱了沉重的黎明。

  

  诸暨二中高一学生

  

念去去思悠悠,什么思悠悠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liangxing/89045.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