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黑人轮流上,嗯啊,好疼

口述经历 新闻资讯 2021-04-08 05:55:38

  她右手拿着笔,左手按着草稿纸,松松地写着笔记。她听叶静波说:「实习生进组的时候,让许百代在身边。英语已经饱和,法语词汇依然贫乏。」

  白煦闻言一愣,抬头看着经理。

  叶静波说:「我100%相信白煦的能力。让我们做好多语言项目,尽最大努力与技术团队合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不仅要占领国内市场,还要向亚太地区开放。」

被几个黑人轮流上,嗯啊,好疼

  说罢,他做了一个手势,所有人都不以为然。

  站在原来的位置,等会议室空了,才说:「叶经理,我没带实习生。」

  深秋的天气很冷,阳光明媚,街上的树枝结了霜,窗户蒙上了薄雾。叶经理站在窗前,举手敲了敲玻璃:「我是第一次做全职,凡事都有第一次。」

  他推了推眼镜,笑了笑:「你没有心理负担,跟着平时的工作就行了。」

  白煦看着他的眼睛,心想:「我缺乏耐心,不善于沟通……」

  这不是她发自内心的。

  她觉得自己没经验,带不好实习生。如果她拖垮了翻译团队岂不是很丢人?

  不过,叶经理耐心鼓励:「我会挑选合格的实习生来减轻你的负担,主要是因为现在人手短缺,我们必须招聘新的。」

  面对白煦,他苦涩地说:「你看,经理刚走,管理层还在交接。在法语项目的评价中,你得分最高。把实习生给你,我们都放心。」

  叶静波的话说到这个份上,白煦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她必须答应。

  「我会准备好的,」白煦解释道,并提到他的工作好像很顺利。"在下一轮软件更新之前,我还有15个模块."

被几个黑人轮流上,嗯啊,好疼

  叶静波明白她的话里有话。

  他摊开双手,慈祥地笑了笑:「实习生只是实习生。自己的工作一定要放在第一位。」

  偏偏这个时候会议室里没有别人。

  叶静波手头有一叠文件,都是新的反馈报告,盖着翻译组的印章。

  他本来打算派秘书去技术部,但是秘书今天请了病假,所以他把文件给了白煦:「我晚点去项目组,技术部让我反馈。能不能去技术部帮我发个报告?」

  白煦双手接过文件。

  她看了看标题,翻了两页。

  到处都是数字,所以她什么也看不懂。

  「这是加密文件,内容不重要,」叶静波解释道。"但是,技术部门需要存档和备份."

  白煦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

被几个黑人轮流上,嗯啊,好疼

  她抱着文件出去了。

  技术部在九楼,离翻译组只有四层。但是白煦很懒,她还是选择了电梯。

  电梯门打开后,她遇到了一个熟人。

  那个人是谢平川的助理。

  助理周抬起头,正好看见了。他马上笑着说,「徐翻译的?」

  翻译徐招呼他:「周助理好。」

  周助理伸手按下楼层按钮:「你要去几楼?」

  白煦看了看她的头,看到九楼的灯刚刚亮着,所以她回答:「我想去九楼,我已经按了,谢谢。」

  在他们公司内部,知道谢平川和关系的人很少,周助理就是其中之一。

  他每天跟着谢主任,下班时间也差不多,所以在停车场见过几次谢平川和和谢平川牵手的白煦。

  但他守口如瓶,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

  毕竟是老板的私事,当然没什么好说的。

  然而今天,周助理提醒我:「真巧,我也要去九楼。我刚从二楼人事部出来,拿了一份报告要交给主任。」

  徐柏道:「谢主任也在技术部吗?」

  「是的,」周助理笑着说。"今天技术部遇到了难题,组长找到了主任."

  话音未落,九楼到了。

  白煦显然是要发送文件,但他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九楼的走廊和其他的不一样。有一个设计良好的休息室,有几个红色沙发,上面挂着各种吊灯。整体搭配很突兀――给人一种直男的审美冲击感。

  白煦想,不愧是技术网站。

  助理周并没有立即赶往谢平川。他先去休息室,拿起纸杯,然后倒了一杯水。

  「我好渴,嗓子都冒烟了,」周助理叹道。「忙了一上午,一口水都没喝。」

  他左手拿着一个信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杯子,以这样的手势去了技术室。

  白煦跟着他问:「你今天忙吗?」

  「我太忙了,」周的助理实话实说。「测试组报了一个BUG,让技术组长很头疼。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问题……」

  他看着走廊的前方,眼睛直直的,语气很温柔。「技术组长很厉害。如果他觉得头疼,应该找个高级经理,或者董事兼总裁。」

  白煦转移了目光,看着旁边的办公室。同时他回答:「我听说过技术组长。他有很高的学历和丰富的项目经验……」

  现在时间是中午12点,但是因为光线比较弱,室内的吊灯是开着的。走廊里的瓷砖微微反光,白煦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哒哒」声。

  白煦放慢速度,站在办公室门口。

  夏恒集团拥有广泛的业务。除了新推广的翻译软件,还专门做云服务、数据分析、第三方平台。他们翻译项目的技术团队办公室位于走廊的左侧。

  白煦朝里面看了看,很快就找到了谢平川。

  谢平川站在技术组长旁边,听组长描述:「这是Mac电脑版的问题。苹果、安卓、Windows版本还没有出现……」

  白煦跟在队长后面。

  谢平川第一个向旁边看,看见白煦睁着眼睛。他居然问:「你找我?」

  白煦摇头否认。

  她把文件递给技术组长:「你好,经理让我发给技术组。」

  技术组长收到文件后,翻了两页交给秘书存档。

  组长没吃早饭,忙了一上午。他刚站起来,肚子就开始哭了。

  谢平川看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十二点多了。他拍了拍技术组长的肩膀,听不出他话里的紧张:「你先去吃午饭,回来继续工作,m。ac客户端投入占比少,维护没有Windows齐全。」

  技术组长只是翻译软件的组长,谢平川却是整个技术部的总监。他认为客户端问题不大,测试组给的条件不全,因此写了一封邮件,直达测试组长,让他们按照另一套流程,再做一段测试反馈。

  技术组长便道:「谢总监,Mac客户端软件假死的问题,我们做第一版本测试时,是没有见过的。」

  谢平川回答:「等测试组的报告出来,我们再开一场组内会议。」言罢,他接过助理给的文件,逆光扫了两眼,又和组长说:「我先回一趟办公室,下午要是有事,给我发邮件。」

  组长连忙说好,随后关掉了屏幕,退出管理层的工程浏览。

  谢平川带着助理出门了,徐白也跟在他身后,一路迈进了电梯――不过直到进入电梯,徐白才发现,他们正在上行。

  电梯里却只有他们三个人。

  偏偏到了十楼时,周助理就下来了。

被几个黑人轮流上,嗯啊,好疼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10730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