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等不到你

天天奇闻 新闻资讯 2021-04-08 07:59:54

  我很焦虑,觉得这个地址很重要。我说:「今晚带我去,我保证改变你现在的生活。」

  老四眉毛一跳,让我等一会儿。他在小屋里呆了一会儿,所以他又穿了几件衣服。我们从码头下出来,现在是晚上,沿着路边走,一尺深一尺浅。

  有时我能感觉到右眼很痛,有时我能感觉好一点。我走着走着,迷茫,寒冷,疲惫,痛苦。好几次差点摔倒,第四个孩子扶着我。

  那人一路扶着我,见我太冷,脱了衣服给我穿上。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等不到你

  半夜过桥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门口,老四哆嗦了一下,没有进去。他跟我说他现在太寒酸了,进去前台很容易看到麻烦。让我自己进去。

  「那你呢?」我问。

  第四个孩子蹲在酒店旁边的巷子里,开始说:「去吧,我等你的消息。」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叹了口气,说每次屠狗。反正老四可以给我喝一杯,倒一窝棚让我在最困难的时候睡觉。为我穿上一件衣服真是太好了。

  我裹着棉袄走进酒店,按照信封上写的地址到了三楼。穿过走廊来到里面的客房前,咚咚咚。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嘎嘎响,门开了。

  开门的人其实是老了。他看到我高兴:「嘿,小七,你为什么来,你什么时候到北京的?」

  我给他看了我手里的信封,我眨了眨眼,想起来了,「你就是萧蔷说的那个人?进来吧,有话详细说。」

  我简单描述了一下老四的情况,说他还在下面等着。这时,房间里传来孩子们的声音:「给他点钱,让他今晚睡酒店房间。太冷了。不要睡码头。」

  我听到的声音是于小强。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不能提问。我被塞了一把钱。我赶紧下楼去找老四,把情况说了一遍,老四感激涕零。我带他安排好房间,然后回了老鱼头。

  进了屋,房间里只有他和他的孙子于小强。于小强心情很好,像个成年人一样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肩上扛着白鸟。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等不到你

  我走过去,把信封交给于小强。「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来北京的?"

  于小强道:「齐哥,没想到你是那个能带我到殷茵的苦海中找到师父的人。」

  「我不懂。」

  于小强说:「我曾经告诉过你如何得到白鸟。梦中去了阴界,梦中有黑衣人教鸟。那人叫我师弟,告诉我师父给了一只鸟作为进入的令牌。现在时间到了,我要去尹仲的苦世界找师父。」

  我真傻。等一会儿看着他。

  他继续说,「那天我又做了一个梦。师兄来看我,也该说说面师了,但我还是太弱了,进入中阴苦界不能太久,一定要有个引路人。醒来的时候,我占了一卦。占卜面很奇怪。据说那个能带我去尹仲苦难世界的人在北京摔倒了。此人没有直接出现,而是老四派来的。那我和爷爷就在这里等。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你。」

  「你梦里遇到的哥哥告诉你师父是谁了吗?」我问。

  「是的,」于小强看着我。「我师父姓,如今在阴阴苦界修行。」

  我呆若木鸡。洪让我去阴阴苦世界找办法,说我是他进入阴阴苦世界找办法的向导。

  我回头说:「别看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管不了这个孙子。」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等不到你

  我沉思了一下,对萧蔷说:「如果你必须下定决心,就跟我来,我带你去洞察钟。但你要知道,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可能很危险。」

  于小强点点头。

  晚上,我呆在房间里,用我的旧脑袋挤了一张床。半夜没睡着,眼睛还在轻轻抽搐,有点疼。黑暗中看着白鸟在天花板上飞来飞去,我想起了南方的小狗崽,我的心情很阴暗。一想起过去,胸窝就像一块大石头。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于小强的爷爷、孙子和老四出去了,退了房间,直接去了山寨。

  当我们一群人走进上善斋礼拜堂时,我们看到那大师正在和客人们交谈。他看到我笑了,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回来。他做了个手势让我等一下。

  我们有些人坐下来,有些人泡了热茶。没多久。那大师走过来,笑着说:「果然预言你今天一早就会回来。昨晚过得怎么样?」

  我的心很冷,他认为我回来是因为我受不了毒瘾。我没心情解释什么。我问他怎么找宏喜。

  那师父笑着让我们从后门出去。门外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娜大师说,「说,如果你今天早上回来,你就坐这辆车。司机知道去哪里。」

  当我们上车时,司机看了我们一眼。如果没有空余时间,我们直接开车。车里的气氛非常沉闷。老四轻轻摸了摸这里那里,低声问我要去见谁。手腕大吗?

  我说:「你去看看有名的金主。如果他照顾你,就说几句。你会过得很好的。」

  老四兴奋地搓着手,口口声声说自己运气好,遇到好人了。还说我嘴硬嘴硬,没想到精力这么大。

  后来我也没说什么,但接下来我要见的人是金主。它也是一只凶猛的老虎,一不小心就会咬到自己。当然宏喜基本看不上老四班的人,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交集。

  今天一大早,大雪过后,我们赶上了上班的高峰时间,车上坐满了人。我们在车里游荡到中午,然后到达一条小巷。

  下了车,发现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疼痛消失了。没有任何药物,我以一种清爽的方式熬过了这一夜。

  司机领着我们进了胡同,那里有个像私人厨房的地方。进门之后,是一个很精致的房子。院子不大,里面有梅花,几个人在雪地里赏梅。

  我看到洪曦和黄腾都在。他们很开心。旁边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有一个茶壶和茶碗。

  宏喜见我来了,笑着说:「老齐,我告诉过你,你放不下老朋友的。」

  我看着有点难看,就带了几个过来,直截了当地说:「我可以帮你找到阴和阴的痛苦的解决办法。」

  「想明白的话,上瘾了可以直接找黄腾。他会给你安排,你想要多少香就有多少香。」宏喜说。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事情办妥之后我要走了,你们别拿什么北方南派的束缚住我。你的那些彼岸香我也不会要。」

  洪西笑:「随你便。我这人特别包容,尤其是老朋友,只要不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怎么都随你。」

  我不管他什么态度,拉过老四:「这是我朋友,希望洪爷在京城给他找个好点的营生。」

  洪西摆摆手:「这些事不要找我。老黄,老齐的事你看着给安排一下。」

  黄腾笑着点点头。

  「还有,」我说:「我自己去不了中阴苦界,你得想办法送我过去。不但送我,还要送这个孩子一起到那里。」

  这时洪西才开始正色去看于小强。

  第五百六十八章 回去

  「这孩子是什么来历?」洪西问我。

  还没等我答话,于小强自己说道:「我是解铃的徒弟。」

  洪西笑:「有点意思。」他凝神看我:「老齐,你这负气跑出去一晚上都发生了什么,怎么带回来这么多有趣的人。」

  「说起来复杂,你答应我的要求就是,我肯定把解铃给你找回来。」

  洪西点点头:「好,送你入中阴苦界的人我已经找好了。」

  他让我们进到屋里。老四搓着手不知所措,黄腾大概已经看出这是什么人,非常不耐烦告诉手下把老四领走。

  我和于小强爷孙两个请进厢房,这个房间是细长型结构。屋里空空荡荡只摆着神龛,供奉着菩萨,没什么香火,冷冷清清。

  神龛旁边有几把椅子,其中一把坐着一个人。

  这是个老头,穿着灰旧道袍,因为没有扎发髻看上去不太像道士,花白山羊胡,坐在那里眼白翻天,嘴里叨叨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洪西道:「这位是盛开盛道长。自从知道编磬的铭文。确定那人是解铃后,我就已经开始安排了,从台南千里迢迢把盛道长请到京城。盛道长是台南全真观的道长,专擅观落阴,能带人的魂魄进入阴间。」

  这个叫盛开的老头站起来,用手扶着椅子,眼睛翻白,没想到真是个瞎子。

  他听着声音抱抱拳,用不太娴熟的普通话和我们打招呼。

  洪西道:「盛道长,你要送的人已经到了,看看什么时候做仪式比较好。」

  盛开手掐指节,凭空算了算:「一天中阴阳颠倒,未时为阴阳交汇,由阳入阴的时段。今天下午两点半,就在此屋中,我送你们下中阴界。」

  于小强插嘴说:「我师父在中阴苦界。」

  听到这句话,盛开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凝重起来:「苦界为中阴境界中最是凶险之地,小老儿我能力有限,只能送你们入中阴,苦界之地万万不可去。」

  我对于小强说:「苦界我带你去。」我冲着盛开抱抱拳:「盛道长,那就劳烦你了。」

  盛开侧着耳朵听听,笑了笑:「好说好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来到京城就是为了做事的,会尽力把事情做好。」

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等不到你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107323.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