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给我看胸罩,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天天奇闻 新闻资讯 2021-04-08 10:21:17

  莫峻的这一举动让摩西看起来很难看,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表情,让摩西觉得自己几万年后一直被羞辱。

  而李梦瑶却是一脸心痛,就算你真的伤害了他,他连恨的眼神都不舍得给自己一个,难道,你真的没有心吗?

  「齐大爷的,想打架!你爷爷在十月,我来了。」

  一个激动的声音传来。原来是一只小狐狸躲在树后看着。福克斯想躲在一棵树后,享受10月份枯萎的李梦瑶,但不想跳出邪恶的摩西剧透。

老师给我看胸罩,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小君,我们走吧?摔倒!赶紧帮我问一下大叔。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舍不得开枪把脏狗送回老窝。」

  谁能想到这个长着白色外表的可爱的小狐狸是如此的卑鄙,但是莫峻连看都没看它一眼。当他随意用左手抓住它时,他把狐狸的尾巴捏在手中,扔了回去。小狐狸躺在雪地上。

  「小君,你再提我的尾巴。这次一定要和你分手,我是认真的。」

  地上的小狐狸郁闷了,以为自己是堂堂神兽,打遍了君山.嗯,玩遍君山无敌,这变态怎么总抓尾巴?

  摩西看着他下面的人,敢这样不理自己。他无法忍受这些年来的种种懦弱。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可能挽回了。在打开弓之前,没有回头路。眼前的马摩西爆发出吼声,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几千英尺高的巨人。他拿起燃烧着火焰的巨斧,朝君山砍去。一瞬间,一片火海淹没了这座山。

  据说从那天起,君山近三万年来没有停过的雪突然停了,最后四季都变了。但是,山上的最高峰比较奇怪。大火烧了两千年才熄灭,焦土上什么也长不出来。整座山被一道笔直的屏障分成两部分。

  ……

  2015年,地球。

  在一条酒吧街外,一个华丽的身影踩着9厘米的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走出了一家ktv的门,带着冷冷的微笑转向它,狠狠地咬了一口。

  「哎,你要占我便宜,我妈就让你尝尝断子绝孙的滋味。」

老师给我看胸罩,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出了大门的沈,以为是公司聚餐,不想做那个想占自己便宜,甚至想动粗的猪老板。

  虽然她沈薛岳是个孤儿,虽然有那么几分美丽,虽然有36c……被大家羡慕.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要攀龙附凤,更何况她就是这样一个只想占自己便宜的混蛋。

  沈急匆匆的沿着漆黑的街道走着,却没有发现一辆超载的卡车驶上了这条偏僻的小路,避开了交警的巡逻。也没发现,在她面前莫名的闪过一道光,一个穿着古装的孩子站在那里。

  「小心!」

  当沈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小女孩抱在怀里,剧烈的疼痛传来,一个清晰的诅咒在她耳边响起。

  「我去!他叔叔!」

  第一章吊车尾的资质

  天元大陆,九州国,长云市。

  这是一个位于九州北缘的小镇。镇上有三户人家,沈家就是其中之一。此刻,沈阳数万平方米的广场上整整齐齐站着近千人。广场中央是一根巨大的石柱。这根石柱非常神奇。它叫灵石,能准确衡量每个人目前的修炼水平和体内所含的精神根数。

  "沈松,十五岁,三龄根,三层气炼,资质,中下."

  随着一道闪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广场上响起。演讲者看起来五十多岁,穿着宽大的衣服,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子。他是沈阳的长辈之一。他负责报告今天的测试结果。

老师给我看胸罩,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当那个叫沈松的男孩听到这个结果时,他握紧的拳头悄悄地松开了。虽然资质不如他,但他还是在十五岁的时候成功进入了第三层炼气。

  按照沈家的规定,十五岁以上仍未进入炼气三楼的弟子,将不再有资格留在沈家的主宅,而是会搬到偏僻的庄子。从那时起,所有的祭品都将停止,他们将独自生活。

  「谢谢长辈!」

  沈松抱拳,神情轻松地回到队列中。队列中其他人的眼中流露出羡慕之光。彼此熟悉的人都默默地祝贺沈松。没有人注意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年轻的女孩独自站着。相比其他人的紧张和专注,少女面无表情,甚至打瞌睡。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原本还很安静的广场顿时沸腾起来,只听见报告结果的长老的声音,浑身颤抖,能听到喜悦的声音。

  「沈峰,十七岁,拥有单水系统,七层炼气,资质,超群!」

  话音刚落,广场上响起了热烈的议论声,夹杂着女人的尖叫。

  「太好了!冯哥又突破了。他其实已经到了炼气的第七层。如果他以这样的速度练下去,二十岁之前都无法打好基础,成为我们沈家第一天。」

  「就是,就是冯哥最帅,不仅因为高,还因为从来不以人才为荣,不理我们。」

  说这些话的女弟子都是红衣,原来是沈阳的中级弟子。在沈阳,什么都分等级,资格分等级,修养分等级。治疗自然是分级的。

  目前广场上有近千个沈家儿女,其中七千八百个身着灰衣,是沈家最低等的弟子。煤气精制期间都在三楼及以下。剩下的人,99%都是红衣,是中级弟子。都是四到六层的精气,也是未来沈阳的中坚力量。

  另外广场上只有七个人,是沈阳众多弟子中最有资格的,也是沈阳未来的希望。

  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傲然卓尔不群,白色的衣服,重复的图案,更别说胸前绣着的沈阳家徽,让人一眼就感觉到了他们的优越感。他们是沈阳的大四弟子,也是沈阳未来的领袖。

  身着白衣的沈峰听着报告的结果,神色淡然,仿佛猜到了这样的结局。她对长辈做了个恭敬的手势,平静地走回人群。只是沈锋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那一群灰色的弟子扫了一眼。

  沈峰和他并肩站在沈嘉的边上,另一个是天骄、申英、水土双灵根。虽然资质还是比沈峰差很多,但她是户主的女儿,从小享受待遇比别人自然要好些。所以,沈櫻虽然年仅十五岁,已经是炼气五层。

  沈櫻知道以自己的资质,未来不可能统领沈家,但是她的志向也不在此,双眼深深的望着沈枫,眼中的爱慕藏也藏不住。对沈櫻来说,沈枫远比家主的位子更有吸引力,但是,她知道,要想得到沈枫,一个人必须除去。想着,沈櫻的目光如刀般看向灰衣弟子。

  ‘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打瞌睡间隙走神的沈月雪在心中悄悄的想着。

  早在沈枫惊艳全场的时候,沈月雪就已经醒了,只是感受到沈櫻那道仇视的目光,她只能继续装睡。沈月雪也很无奈,一场车祸后她居然穿越了,穿就穿吧,反正好死不如赖活着,可坑娘的是,她居然穿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

  这里的人八成是普通人,剩下的两成都是有灵根的修士,在这么高的中奖率下,沈月雪也成了一个修士。只是很不幸,她是吊车尾的那一个,五系杂灵根,比没有灵根,稍微好一点,但是,真的只是好一点而已。

  在一个修士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碾轧普通人的世界,沈月雪不得不收敛自己前世的火爆脾气,努力争取做一个小透明。刚穿越来的时候还曾胸怀雄心壮志,想要在这世界一展拳脚,却猛然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个路人甲。

  「沈月雪!」

  一听到喊自己的名字,沈月雪知道,这测试基本就要完了,因为,每次她都是最后一个。果然,沈月雪一走出来,边上就传来了窃窃的笑声,有些人甚至连掩藏都不屑,大声的说道:「干嘛还要给她测试,不是浪费时间吗?」

  「就是,一个垃圾也好意思站在这里,我要是她,早死了早干净,省得惹人厌。」

  「你懂什么,人要是没脸没皮,那就天下无敌,哈哈哈。」

  对于这些耻笑,沈月雪已经习惯了,曾经无数次的想,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面对这样的孤立和耻笑,很可能早就被压垮了。但是,她一个身体年龄十四岁,心理年龄三十四岁的大龄女青年,她怕谁?!

  只不过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不然她分分钟碾压这些自大的小屁孩。没错,就是小屁孩,因为沈家有规定,弟子一旦年满二十岁,不管修炼到什么等级,都要结束他们的学习生涯,进入沈家的各个分支,担当相应的职务。

  「沈月雪,年十四,五灵根,炼气一层,资质,下下等。」

  沈月雪听着这个成绩毫不意外,这么多年,她无论怎样刻苦的修炼,她的成绩永远是炼气一级。虽然她每天都将大量的灵气引入体内,但是总是像泥牛入海,掀不起半点波浪。

  她也曾探究过,可是,找不到半点的原因,时间长了,沈月雪虽然没有放弃修炼,也认清了事实,她并不适合修仙。

  还有两个月她就年满十五岁了,马上她们母女就会被放逐到沈家最偏僻的村庄任由她们母女自生自灭。但是,沈月雪并不害怕,因为,她相信,凭借自己的双手一定能养活自己和母亲,更何况,远离了这些修仙的人,或许她们母女能生活的更好。

  沈月雪低头走着,猛的全身汗毛倒竖,这是她这些年来长期打猎养成的自然反应,每当有危险临近,她总能感觉到。她感觉到,此刻,一道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粘在自己的身上。

  「月雪。」

  沈月雪本想去查看,到底是谁在看自己,却不想听到了沈枫的呼声音。沈月雪头皮一麻,赶紧假装没听见快步走远,因为她知道,每次接触沈枫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沈櫻会像个疯婆子一样咬着自己不放。

  「枫师兄,你等一下,我有问题请教你。」

  果然,沈枫的身影尚未到达沈月雪的眼前,就已经被一身红衣的沈櫻拦住。沈月雪见此松了一口气,她就不明白了,自己这一世都长成了这样,怎么还能招蜂引蝶的呢?何况,这蝴蝶的身后还跟着一只大黄蜂。

  这一世的沈月雪没有了引人遐想的36c,没有了高挑的170,也没有了风情万种的丹凤眼……除了一张清纯的脸还有些惹人怜爱,那洗衣板一样的身材,沈月雪真的是提都不想提。

  沈枫也算是长相俊美,人中龙凤,可是,偏偏眼神不好,自从她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起,沈枫就天天跟在自己的身后,一晃五六年过去了,这个恶习依然不改。

  沈月雪甚至觉得,她之所以这么不受人待见,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资质差,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沈枫给她拉的仇恨。

  那句老话说的没错,防火、防盗、防美男,因为每个帅哥身后都有无数个丧心病狂的恶女。沈枫不知道,因为他,彻底熄灭了沈月雪对美男的热情。

  ☆、第二章 你放开我

  离开了广场,沈月雪并非像其他人一样躲回自己的院子继续练功,而是朝着城外走去。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勤奋,那灵气也会半点不剩的从自己身体里消失掉,让人觉得愤怒又无奈。

  何况,沈家虽然每个月都会给低级弟子五十两银子作为修炼费用,但是,沈月雪的那份从来没见到过。为了母女两人能生活下去,沈月雪总是一有时间就进山打猎,贴补家用,当然,这些都是瞒着母亲的。两个时辰后,沈月雪将打来的猎物送到酒楼换了钱,才回到母女两人居住的小院子里。

  「娘,我回来了。」

  沈月雪闻闻自己身上并没有血腥味,才收拾好脸上的表情,欢快的走入院中。院子里月莹一身白色的衣裙,正在聚精会神的给一株草药除虫。听到女儿的声音赶紧站起了身子,但是因为起身太急,头晕眼花,身子晃了一下。

  沈月雪见此赶紧上前去搀扶,一边埋怨道:「我不是说了吗,放着!等我回来弄。」

老师给我看胸罩,乖把屁股翘起来喷出来h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107347.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