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美女服从主人,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口述经历 新闻资讯 2021-04-08 12:43:04

  「没有。」易浩点头道。

  看着眼前的詹夫人,脸色红润,精神奕奕,脸色苍白,一个月前卧床不起。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站在她面前的詹太太非常非常健康,根本看不出她生来就有重病。

  他们似乎做了他让他们做的事。

  詹夫人笑得很优雅。她把易浩带到一把太阳伞盖着的椅子上,然后让她的仆人送些水果和茶来。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易浩和丁暄坐下后,詹夫人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之后,她对易浩说,「阿清说她想亲自感谢你,但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今天中午为什么不在这里吃午饭?」待会儿我会告诉厨房准备好盘子。"

  「那我们就客气了。」易浩没有拒绝。他还想问凌冰的下落。

  然而,詹太太说湛清会回来一段时间,但我没想到他们会在十五分钟内见到湛清。

  与湛清同行的还有他的二哥詹平和詹婷,他们那天在街上相遇。

  「易浩,你真的来了!」詹婷看到易浩时非常高兴。

  「詹小姐。」易浩和克里斯汀打招呼。

  「哦,我叫詹小姐,好陌生。就叫我婷姐吧。我今年22岁,比你们所有人都大。」花婷笑着让易浩改口。

  易浩点点头。「婷姐。」

  詹婷更开心。

  湛清走过来,一脸真诚地看着易浩:「易浩,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妈妈还会躺在床上。」

  「不客气,会诊是你出钱的,所以治好詹夫人也是我的工作。」易浩谦虚道。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詹平也去了易浩,说:「我真的很感谢你。我之前对你还是有些偏见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易浩笑了。「人性。」

  一旁的丁暄一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要感谢他的师父?

  还有这个老师,不就是那天光顾他们地摊生意的老师吗?真巧。

  「这是谁?」婷注意到丁暄站在易浩身边,问道。

  易浩简要介绍:「丁暄。」

  「丁暄?它不会是你的……」詹婷不好意思说下去,觉得挺尴尬的。

  然而,易浩慷慨地承认,「是的,他是我的妻子。」

  一旁的丁暄听到易浩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自己的关系。他的心跳突然加速,非常激动。他有些急切地看着易浩的眼睛,尤其是「妻子」的声音,这让他感到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们是夫妻,没错,因为他们拿到了结婚证,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像夫妻一样相处,也没有进入夫妻相处的状态,所以听着易浩的地址,丁暄突然让他明白了他们的真实关系,而且只要结婚证还在,他们就是夫妻。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看到易浩如此大方地承认,但对克里斯汀来说有点尴尬。她认为易浩不喜欢别人提到他的妻子,但她想得太多了。

  詹夫人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易浩。当她听到易浩坦白承认自己与这个少年的关系时,她不禁刮目相看。

  这个小伙子不简单!

  詹清河和詹平两兄弟在易浩承认与丁宣的关系时,对易浩也有好感。

  他们欣赏这种勇于面对和承担的做事风格。

  「嗯,别站着,坐下。」詹夫人说话了。

  几个人又在桌旁坐下。詹夫人看着易浩问:「孝义,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一个月前你要我停止放灵香吗?」

  她一直在想,为什么易浩不让她放了玲香。灵香只是一种香料。会影响她的身体吗?

  然而当时她的病并不好。易浩给她治疗后,她可以坐起来了。当她听到易浩的话时,她决定照易浩说的去做。

  没想到半个月后,她开始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苍白的脸开始红润,有些呆滞的四肢开始活动。之前她能做到之后,也坐不了多久。半个月后,她发现自己坐的时间越来越长,可以做别的事情了。

  真的越来越好了。她现在完全康复了,真让人吃惊。

  现在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到詹夫人的询问,易浩答道:「其实詹夫人的病是凌香引起的。」

  「什么?凌香造成的?凌香不是香料吗?怎么……」詹夫人看着他们,眼里充满了好奇。

  易浩说:「凌香本身有毒。虽然不是剧毒,但是如果吸入过多,会对身体产生影响,时间长了会使身体功能退化。如果没有有效的治疗,可能会占用妻子的生命。时间不多了。」

  「这个......................

  「我妈用这个凌香快30年了。为什么一个月就能恢复?」詹平认为这种处理方式太简单了。

  然而,易浩摇摇头说:「还记得那天我给詹太太按摩吗?」

  詹挺赶紧点头说:「可以。」

  「之后,那位女士有什么反应吗?」易浩又问道。

  詹婷回忆了一下,说:「对,对,我记得那一天,我姑姑身上盖着又黑又糊状的东西,弄得我姑姑的睡衣又脏又臭。」

  「嗯,那是我通过按摩从詹夫人体内挤出来的毒素。那些毒素一旦排出体外,对妻子就更好了,再加上健康的生活习惯,完全可以恢复。」

  「天哪!这就是按摩太阳穴如何排出沉淀了近30年的毒素,易浩,你是怎么做到的!」詹婷惊呼。

  易浩道歉说:「对不起,我不能透露这个。」

  詹夫人点头表示理解,神医一般都有自己的秘技,绝对不会造谣。不然为什么那些资深者总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萧艺,你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这很好,而且前途无量。。」占夫人笑着说道。

  丁轩听到占家夫人这么夸奖自家少爷,也忍不住跟着高兴了起来,他说:「我家少爷的确很厉害。」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唐突,有些紧张和局促。

  对方是大家族的人,而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小老百姓,骨子里的自卑让他不敢和这些身份尊贵的人说话,总觉得会说错什么让人笑话了。

  然而,占夫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亲和,听到他这番话不仅没有不高兴,反而很点头赞同道:「的确如此,小毅,你现在在做什么?我听说你已经不读书了?」

  郝毅‘嗯’了一声,说:「我对读书并不感兴趣,与其在课堂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出来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很好,不一定非得读书就能成为很厉害的人,我看你已经很不错了。」

  「谢谢。」

  占夫人侧头看向身边的占清,说:「把诊金付给小毅吧!」

  「好的。」占清点头,他看向郝毅问:「不知道多少诊金才够?」

  郝毅却没有直接回答占清,而是看向占夫人,问:「夫人,我想知道你的菱香是从哪买来的,如果夫人能告知菱香的下落,诊金就当抵掉了。」

  「菱香?你对菱香感兴趣?可是你不是说菱香是毒药?」占夫人有些不解,既然是毒药为什么还要找?

  第52章 冰苓的下落

  听到占夫人的疑惑,郝毅解释道:「毒药是毒药,但也有它的用处,我现在正需要这种东西,不知道夫人方便告知它的下落。」

  「当然方便,就在雁冰城,我也是无意中得知这东西,然后从那里的一个人手里买下的,不过我听说这菱香很难采,卖给我的那个人一般都是半年才能采回一两个,他是上次卖给我的,估计你这会儿去找他,可能没有,要等一两个月。」占夫人把菱香所在地告诉给了郝毅,又给郝毅一个提醒。

  「谢谢夫人能告知菱香所在地,至于其它,我会处理。」只要知道冰苓在哪他就能把冰苓搞到。

  占夫人所说的那个人半年采一次应该是因为冰苓所在地的温度极寒极寒,普通人在那里肯定不能长时间在那待,估计采了一次,那个人因为冻伤得休养好几个月,这也就是为什么半年才会采一次的原因了。

  怪不得这菱香能卖几十万,那人简直是拿生命去采,倒是值这个价。

  「也好,不过这菱香很贵,若是有需要我们可以帮忙。」占夫人很喜欢郝毅,也很欣赏郝毅,所以如果她能帮到忙,她会很愿意帮忙的。

  「谢谢夫人的好意,真需要帮忙我也不会客气的。」这也不过是客套话,冰苓他自然是有办法免费拿到。

  不过,谁又说得准他有不需要帮忙的时候?说话自然不能说太死。

催眠美女服从主人,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107371.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