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小姐伺候客人,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

  “嗯?”

  “你想让我做什么?”

  “不,现在没事了。”

  “你是说我擅长处理弥尔的事情,还是说我追求你的方式还不错?”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

  "狡猾"诺言不禁笑了起来,这个人真是太狡猾了。

  “答应我,你才23岁。与我的成熟相比,浪漫的爱情也许更适合你,对吧?”顾子熙轻声低语。他桌上的内线电话似乎不停地响着。然而,他的声音并没有因此而显得焦虑——它仍然像顾那样平静而缓慢。

  “我遇到了一个成熟的顾子熙,不是顾子熙当年的浪漫爱情。我非常清楚这一点。”答应着伸出手,轻轻抚弄着玫瑰花瓣上滴落的珠子,不可否认她会为他偶尔的浪漫追求而感到幸福和快乐。

  但是真正吸引她的顾子熙,仍然是生活中成熟的顾子熙和事业中犀利的顾子熙。

  可能有些矛盾,但这是真的。

  “你想让我穿过它一次吗?”顾子熙轻声浅笑。

  “去忙吧,电话要响了。”诺言伸手揉了揉额头,对于他的穿越语,有些接受不了。

  “今天早上,你睡得像只小猪,甚至连一个吻都没有。你什么时候说过你会被卖掉,你不知道吗?”顾子熙低声浅笑,她的声音充满了暧昧。

  “顾子熙,你死定了”信誓旦旦的脸不由得红了,低声轻呼起来。

  "顾局长,会议现在开始吗?"电话那头传来谢宝仪僵硬而清晰的声音,答应为他担心——这个人在他这么忙的时候还在心情*呢。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

  “你和大家先走,我马上过去。”顾子熙把手放在电话上,回答道:“嗯,我真的要工作了。再见,吻你。”

  “再见。”承诺的脸微微一红,轻轻按下电话,却忍不住伸手抚摸他温暖的嘴唇——他早上真的吻过自己吗?我真的睡得很好,一点感觉都没有?

  嗯,那意味着你知道你的技能不够,你对我没有吸引力。这并不是说我反应迟钝。

  答应轻咬下唇,你红着脸自言自语,但你的心已经甜蜜而羞涩——对于那座宏伟的宫殿,他的爱情往事,她终于决定了,心底深处的压力不再记得;对于那块火红的指甲花,他的深情是浅薄的,而她仍然没有勇气去探究。

  “顾子熙,现在你,现在爱我;我现在爱你。”答应看很长一段时间的玫瑰花束,并把这个信息传递给过去——它是给那晚离家出走的人,那晚的疯狂,下一个脚注:没有人能改变事实,然后试着更爱对方。

  ………

  没有等顾子熙的回答,他就答应放下电话,打开电脑,开始静静地组织他一个月的工作,准备交接。他联系了电脑专家,并帮助自己找回了硬盘上被删除的文件碎片。

  几乎花了一个小时才答应收到顾子熙的回复——一个简单的“好”字。

  太忙了,看不到信息吗?或者他也在想他们以前的爱情?

  无论如何,即使有嫉妒,即使有损失,只要他的爱还在,她就满足了。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

  答应着看了这个简单的“好”字很久,淡淡的笑了笑。

  节日的第三天?发现错误的承诺...

  当我下班时,我看见张娜离开了办公室。直到那时,我才回复她的邮件,说她对市场工作不感兴趣,暂时不会接受调职。然后关闭计算机,直接运行到计算机城。

  当然,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带走顾子熙送的那束夸张的花。

  ………

  “我不知道它是直接从u盘还是从c盘删除的。请帮我找回所有碎片。我会再找他们,好吗?”答应看着电脑专家,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输入的是她听不懂的命令,只觉得应该很有前途。

  “全部?”那人抬头看了看承诺,低下头,回到电脑前。他奇怪地说,“这是很多工作。”

  “我知道,那份文件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真诚地说着承诺。

  “我会尽力的,你能等一下吗?你能在这儿等着,还是出去两个小时再回来?”那个人面瘫的样子很符合他心中对信息技术人员的承诺。

  “我会在这里等你,你很忙,别介意我。”答应一个谄媚的微笑,坐在他对面。

  这个男人也没有注意她,把头埋在电脑里,专心工作。

  ………

  因为他答应早上下班后去接她,所以下班后他没有再打电话,而是直接开车去了承诺公司。

  “答应我,她下班了。”呆在地板上,前台助理告诉他,他已经答应下班了,顾子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找一个承诺?她说电脑坏了,她必须在下班后修理它。”前来复印文件的顾小北看到了顾子熙,主动打了招呼。

  “好的,谢谢你。”顾子熙点点头,答应拨完电话,走了出去。

  看着顾子熙高大英俊的身材,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在他身上,仍然很容易衬出他高贵不简单的气质。

  顾小北不禁嫉妒这种许诺的好运——这样一个高质量的人,哪怕是一件二手货,都是值得的。

  “答应过的男朋友?”前台助理看着顾小北,八卦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听说是这样。”顾小北把复印好的文件交给前台助理,平淡地说——在公司里,她永远不会随意谈论别人的私事。

  更重要的是,虽然她被调到计划部门的承诺弄得很沮丧,被有这么一个高质量的男朋友的承诺弄得暗暗嫉妒,但这只是女人的本能情感。事实上,她对这个承诺仍有一些友谊,不会主动去干涉她的私事。

  “哦,今天有人送了50朵香槟玫瑰,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送的。但看起来,那些没有品味的人只会送红玫瑰。”台湾的助理知道顾小北的个性,当她不想多说的时候就不再问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帮她抄写。

  “是吗?”顾小北淡淡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

  “哪里?”

  “电脑城”

  “电脑坏了吗?”

  “嗯,我丢了一份文件。过来恢复。”

  “需要多长时间?我来接你好吗?”

  “一个多小时,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

  “好,你过来。电脑城北区35号展位。”

  “是的。”

  顾子熙挂了电话,直接开车去了电脑城。

  ………

  “这边走。”答应站在大门口,看见顾子熙过来,便用力挥手。

  顾子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动方向盘将车停在停车位后,他大步走向她:“时间表变了。你要向我报告吗?”

  “算了吧。”答应着将手伸入他的怀里,珊珊笑着说道。

  "我懒得和你争论。"顾子熙摇摇头,带她去了电脑城:“你能康复吗?重要文件?”

  "嗯,一个计划已经制定了很长时间了."无极点了点头。

  当这两个人走向展台时,这位信息技术专家已经将所有零散的文档恢复到桌面上:“你有你想要的文档吗?”

  “哦,太好了。”答应着从顾子熙的胳膊上抽回她的手,快速地在电脑里移动着,仔细地看着文件的名字——花了将近20分钟才算出它们中的100多个文件,并找到了她想要的两个PPT。现在,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并向大师频频点头:“是的,谢谢你。”

  “那是1800美元。”老板把价格目标递给她,板着脸说。

  “你是我的二儿子。一份文件要150元,我要两份文件,最多300元。我还没有向你还价。有像你这样张嘴的狮子吗?”诺言脸一黑,这个人太黑了,居然漫天要价。

  “你算算,我给你恢复了多少文件?根据a 150,它是超过2万元。您不知道文件的名称或删除方式。我只能让你完全康复。这个包价已经很便宜了。”老板不耐烦地说。

  诺言怕他说的太多引起顾子熙的怀疑——他自己的文件,怎么会不知道文件的名字,不知道删除的方法?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5609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