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要吃你的奶,哥哥干嘛压我

  “开枪,过来帮忙.嗯……”白螭看到赵真时很激动,他被很多事情压垮了。

  “吭哧吭哧!”赵真叫了一声,冲了过去。和里斯本一起,被许多糖果和点心活埋的白螭得救了。

  “喊.几乎窒息。”白螭出来了,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亲爱的我要吃你的奶,哥哥干嘛压我

  “你买了什么?”赵真的心。

  “哦,都是零食。”白螭笑着说:“今天这么多人,不多买还不够吃!”

  “你买完这么多菜了吗?”赵薇帮忙收拾东西。“只是蔬菜,白妈妈和展妈妈买的比较好。”

  “啊?”白螭很兴奋。“两位妈妈都在吗?”

  “可以!”赵薇点点头。“不仅,还有你爸爸和他们,还有SCI的人,连我叔叔都来了。”

  “啊?”白螭跳起来问:“赵珏也在这里?”

  赵真有些味道,道,“赵珏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这么高兴?他已经长大了,可以做你的父亲了。”

  “嘿嘿。”白螭笑着站了起来,赵真拿着一大包食物进了屋。里斯本在后面打开一袋薯片,舔了一口,嘎吱嘎吱地咬着,吐着舌头,辣!

  走进客厅,白螭才知道什么是热闹。

  客厅人满为患!

亲爱的我要吃你的奶,哥哥干嘛压我

  厨房里有女人,白玉堂今天不用因为两个妈妈的到来而做一顿丰盛的家宴。除了白佳的母亲,詹佳的母亲和几个年轻的女孩,——马鑫,陈嘉仪和齐乐也来帮忙。

  客厅里,很多人聚集在一起,不时传来警报声。

  白螭探起身子,在外围问马汉:“马汉,你在干什么?”

  马汉耸耸肩。“打牌。”

  “谁来打?”白螭踮着脚往里看。

  “赵珏。”詹昭抱着小狮子在旁边。

  白螭吐了吐舌头,问道:“难道对方不会输吗?”

  “不完全是。”白玉堂笑道:"他正在和虎子打牌。"

  “哦~ ~”赵真在一旁笑了起来。“看来高智商不一定能赢得好运!”

  “所以打牌运气其实是最重要的。”詹昭笑道:“我能记牌,但还是打不过你。他牌这么好!”

亲爱的我要吃你的奶,哥哥干嘛压我

  “可以!”白螭也点点头。“虎牌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听说打牌没输过吧?”

  “嗯。”白玉堂笑道:“警察无法打败神话,甚至连猫都无法撼动他。”

  正说话间,就见人群被点了一下,赵珏不满的走了出来,说道,“别玩了!太气人了!”

  詹昭有心。“怎么,你有时候会放弃?”

  赵珏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詹昭。“坏猫!”说完,抓起小狮子,把酒倒在吧台边上喝。

  剩下的一大群人在车轮大战中跟赵虎玩牌,都输了。赵虎太幸运了!

  白玉堂环顾四周,问公孙:“大哥呢?”

  “刚上楼。”詹昭道:“我看见了。看来我还有正事要处理。”

  “大年三十还做生意吗?”白螭说:“大哥太忙了。”

  “我去叫他下来。”公孙胜转身上楼道:“也该吃饭了。”

  ……

  在二楼白金堂的书房里,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份文件,突然听到敲门声。他抬头看见公孙抱臂站在门口,笑着问:“怎么了,大忙人?”

  白金堂笑了笑,放下资料,向他伸出手。“过来。”

  “过来。”孙对着院门笑了笑。

  白金堂扬起嘴角问:“你在诱惑我吗?”

  孙扬起了眉毛。“你经得住诱惑吗?”

  白金堂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低头吻了他一下。“这是完全不可抗拒的。”

  公孙被他亲了两下,伸手扯住他的领带,道:“跟我下楼。”

  “你在楼下干什么?”白金堂无奈,“吵。”

  “嗯?”公孙哈哈大笑。“你不是说一点都抗拒不了吗?”

  白金堂扬起了眉毛。“下楼没问题,但今晚除夕我们要通宵。”

  公孙笑着说:“好,你跟赵虎打一副牌。”

  “打牌?”白金堂很不解。“你打牌的时候是干什么的?”

  "我听尤金说你非常擅长打牌。"孙笑道:

  “我靠运气吓唬人。”白金堂随口说道,“说到打牌,小昭、赵珏、白螭都很厉害吧?”

  “嗯,他们当时录了卡,也没什么稀奇的。我要看运气!”孙拉着白金堂下楼。

  在楼下,赵虎已经杀了三个人,准备收拾一会儿食物,但他听到公孙胜说:“还有一个人来了。”

  白金堂坐下,听白玉堂道:“师兄,你是来受辱的?”

  白金堂扬起眉毛,看着赵虎,问大家:“有什么特别的吗?”

  赵珏眯起眼睛冷冷地扔了句“狗真幸运!”

  白金堂一愣,旁边的众人连同赵虎本人,都点了点头。

  白金堂哭笑不得,看着孙,像是在说——有杀手叫我来?

  孙也是一阵坏笑。输赢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哦耶!”双胞胎小声对好奇地看着的白螭说:“如果大哥输了牌,那是第一次!想看的人肯定很多!”

  “去拿DV来!”小丁提醒小丁,“我卖一个亿给伦纳德!我们会发财的!”

  “好!”大鼎赶紧去拿DV。

  杨洋也加入进来,站在一张小板凳上,给两个成年人发了许可证。

  一副牌分发出去后,两个人洗牌,赵虎停下来玩牌.当白金堂吃了一对时,白金堂的直子赵虎抓不住,结果.几手之后,赵虎输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公孙微微眯起眼睛说:“我发牌!”说完,走过去给两个人发牌。

  这次,赵没有亮出底牌,又丢了一张干净的。

  “啊……”他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白玉堂问詹昭:“猫,这是心理问题还是风水问题?”

  詹昭嘴角抽抽,摇摇头,“大概是气场问题吧!运气之神也是欺软怕硬。”

  “怎么会这样?”公孙公一心想看白金堂输牌,莫名其妙地问道。没想到,白金堂伸手抓住他的手,接过来亲了亲,笑了,“你发牌我就赢。”

  他们都无法仰望天堂。

亲爱的我要吃你的奶,哥哥干嘛压我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7179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