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要,好大,好舒服,别舔了,啊受不了了

两性口述 新闻资讯 2021-01-04 10:39:23

  李露就是那个自私自大的千年老色鬼!

  「顾小莫?」李小曼在下面给我打电话,但我不想接。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绪,然后轻笑着问,「我知道李露不是爱你而是接近你,不能接受吗?」

  「李小曼,你早就知道了吗?」我闷声问道,不想让她认出我在哭。

嗯,不要,好大,好舒服,别舔了,啊受不了了

  「那你呢?他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我嗅了嗅,用一种强烈的鼻音问道。

  「这得问我从教授那里交换了什么。值得付出这么大的心血和精力来对付我!」

  这就是现实。撕下谎言的伪装。现实太伤人了!

  我相信死亡列车上的祖母的故事,因为我爱李露,我总是不想真正地测试和找出结果。直到今天,李露说他会若无其事地带我出去玩,我意识到他已经厌倦了和我打交道。

  第167章小恶魔本人

  也许是为了减轻罪恶感,也许是因为其他的事情。他想让我在活着的时候完成我想做的一切,让我可以选择死而无憾。

  下午上课无精打采的,那孩子一直和我在一起,一句话也没说。

  莫桑似乎看出我不正常,走过来问:「你失恋了吗?」

  我呆呆地点点头。「算是吧。只是一个人失恋,就意味着失去一个我爱的人。我不仅仅是失恋,我甚至可能会失去生命!」

  「哦,殿下这么快就露出狐狸尾巴了?顾,看来你并不笨!」莫桑咯咯笑着,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想变傻,但是没人给我机会。」我无奈地朝莫桑摊摊手。

  「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跟着你的小家伙?」摩桑咯咯笑着小声说:「为了殿下的伤势,如果你求我,也许我心情一好就帮你解决这个小恶魔!」

  「不,我会自己照顾这孩子的。不打扰你!」脑子里嗡嗡作响,老师的课一个字都听不见,眼泪像失灵的水龙头一样不停地往外流。

  心紧紧揪着,气也上不去,也下不去,就堵在喉咙里。

  原来这是失恋的感觉,这是绝望的感觉.

嗯,不要,好大,好舒服,别舔了,啊受不了了

  一天下来,我在床上睡不着。即使觉得不舒服,睡觉前还是会一遍又一遍的查看鬼阵。

  第二天,我向专业老师请假,上车去汽车站。小鬼一路跟着我,不吵不闹,只是悄悄的跟着我,带着我的肠子。

  我和她说话,她一直不说话,好像不会说话。

  我从汽车站带着孩子从里到外摇摆了很多次,她的神色没有改变,所以我觉得她不应该死在这里。

  「你还记得是谁伤害了你吗?」我把她带到角落,用眼睛看了看四周,低声问。我不想被发现对着空气说话,以为我疯了。

  她的眼睛转过来,似乎在思考。她想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带我去,好吗?」

  她朝我摇摇头,脸上带着平静的表情。不知道是不记得还是不想带我。

  看着她,我觉得很无奈,只好转身往汽车站的反方向走。我请了一天假,什么也没发生。我只是在这里散步。

  小鬼突然从后面上来,就在我身边。我低着头看着她。她用无辜的眼神抬头看着我。最后我叹了口气说:「你可以牵手。」

  她突然咧嘴一笑。这是她唯一一次跟了我这么久。她很自然的牵起了我的手,另一只小手跟着我跟着她的肠子。

  我从未如此平静地看着这座城市。汽车站在老城区。这里没有那么多高层建筑。你可以在商店和房子里看到年龄感。不光是我在看城市,旁边的小朋友也在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被堵的心感觉好了一点。

  我很好奇公主裙下伸出来的肠子是不是这个小鬼的,但是打开裙子不容易,就这么着吧。

  逛了半天,觉得腿有点疼,琢磨了一会儿坐哪儿,但看着这孩子,发现她好像并不觉得累。

嗯,不要,好大,好舒服,别舔了,啊受不了了

  我当然不会累。我是鬼!

  琢磨着去哪里坐一会儿,突然听到一声伤心的叫声,拉我的小屁孩突然像块大石头,拽不动了。

  转头一看,只见那小子从等了一会儿就直直地看着对面,哭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马路对面是殡仪馆。殡仪馆外面,有人在惨哭。孩子们一直看着,他们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我看了看街对面,然后看了看那个状态很好的小孩。

  她点点头,我继续问,「我们去那里好吗?」

  不等她回答,她带我过马路。我想一定有她想念的人,甚至是那些死了也不会忘记的人。

  殡仪馆门口,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抱着画像差点晕倒。她旁边的人都很鼓励,但那些话看起来是那么苍白无力。

  抓住我手的那个孩子惊呆了。我看着抱在怀里的画像。上面的小女孩牵着我的手,抱着一个有肠子的孩子!

  「是吗.那是你母亲吗?」我低声问,她点点头,眼泪流了下来。

  女人哭着抢地,不听任何鼓励的话。

  「可怜的东西!」有人在我旁边窃窃私语。

  「不是吗,这么一个女儿,凶手简直不人道,这么小的孩子……」

  「喂,你抓到那个畜生了吗?」

  「不抓,就算抓了,也要放出来害人十几八年。」

  「现在的生活值几个钱?几年前妻子被家暴杀害,男方被判七年刑法。啊,孩子毁了."

  「幸运的是,它没有得救。如果救了,这小姑娘以后怎么当男人!」

  「耶!」其中一个女人神秘地把声音压的更低,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四处的转,「我听说啊,是这家的大人不积德,惹上了什么人,小孩在才遭这么大的罪!」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孩子姑姑的二舅的叔叔跟这家人是亲戚,亲耳听到的。」

  「那就是活该了,恶有恶报!」

  人家母亲悲痛欲绝,这几个妇女就在这边窃窃私语,开始恶毒的揣测。

  我想上去跟那几个妇女理论,却被小鬼拽住了。

  悲痛欲绝的女人终于坐上了车,小鬼一直拉着我跟在后面,完全不知疲惫,小小的身体狂奔着,对这个世界有万分的不舍。

  我们怎么可能追的上车子,载着小鬼遗像和那个悲痛的女人绝尘而去……

  拉着我的小鬼张大了嘴开始无声的哭了起来,哭的那么用力,那么悲切,可是半点声音都没有。

  即便情绪崩溃,伸着脖子,张大嘴巴拼命地嚎哭,她依旧没有放开拉着我的手,也没有放在手里的肠子,好像我和那节肠子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看着她,只觉得心疼,不由自主的就搂住了她。

  马路上一个哭不出声音的小鬼,还有一个哭的撕心裂肺的我,我想我和陆离之间的感情大概是要到此为止了,以后的人生我要在保护自己生命中度过。

  我不会向任何人交出我的生命,也不会妥协,我的身体只能是我自己的!

  抱着小鬼肆无忌惮哭的时候我才有时间好好的回想我跟陆离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他在付出,我好像什么也没有能为他做。

  感情是相互的,我相信这么长时间里,陆离肯定在某一瞬间为我心动过,只是我的表现很不好,不好的到推开了他。

  我没有错付感情,只是有人比我先住进了陆离的心里,仅此而已……

  掉回头去了殡仪馆,打听了在这里送走的孩子叫做陈果果,七岁。其他的再也打听不到了,其他的信息都是那些妇女在一起嚼舌根拼凑出来的。

  现在再看被陈果果提溜在手里的肠子,竟然觉得异常的心酸,想必出事的时候一定痛苦的生不如死。

  她乖乖的跟着我回到了学校,刚到宿舍郁文景就冲上来抓着我的手气冲冲的问,「顾小沫,你作死么,出门也不带手机!」

  郁文景冲上来的时候陈果果就松开了我的手,距离我两三步,不上前,也不退后。

  也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歉意的看着郁文景,「不好意思啊小景,让你着急了。」

嗯,不要,好大,好舒服,别舔了,啊受不了了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news/8982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