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医馆检查下半身,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口述经历 影视资讯 2021-04-08 08:11:33

  万氏无言,白曰:「吾查当时太医所记小册子,见贵妃误吃感冒药而滑倒?」

  室内格外安静,隐约听到里面石湾有些沉闷的吸气声。

  白回头看了看赵凤道。「据报道,贵妃当时正在悲痛之中,但她不知道感冒药是从哪里来的。房子偷偷找了好几天,都没有着落。太子为了事情不声张就停了,这件事也就停了?」

老医馆检查下半身,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确实存在,只是王子不相信屋里有人这么大胆,也不想宣传,所以只偷偷煮了。

  却发现了这件事。

  赵锋只好回答:「是的。」他问:「我也想过她的夜游,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真的是这样吗?」

  白Xi曰:「此问贵妃。」

  里面依旧寂静,白怡转向太子道:「殿下,毕竟是皇族血脉。殿下本应一本正经地追究此事,可是怎么到头来却白忙了?」说着,朝王子使了个眼色。

  赵征见了,暗自思忖道:「哪里有什么可寻的?只是媳妇不小心。为什么要怪别人捣乱?」

  说着,只听得万家人低声叫道:「不!」

  外面三人神色各异,白怡道:「贵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万一家人急促地喘息了几声,颤声道:「你就是想让事情消失,连我的孩子都当什么都不是。就像侍郎说的,毕竟他们是皇族血脉,以后要继承大制度。他们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地走过,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似的?」

  他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万气喘吁吁地说:「明明,明明是那个婊子的牺牲品。她杀了我的孩子,但她自己怀孕了.所以我知道,你之所以无视我孩子的生死,是因为你知道,一死还千。你只希望整个房子安全,怕这件事传出去圣地。

  赵奉锁紧了眉头,看了一眼太子。「别瞎说。」

  白眼神一变,做了个手势,接着道:「这么说,那就是贵妃得了心脏病?听神医说突然得了夜病,大部分是从心脏病开始的。这就是为什么贵妃每天晚上都要游到李夫人的窗前。我怕那是因为她心里暗暗埋怨她?」

老医馆检查下半身,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万说不下去,便低声哭了起来。

  白怡叹了口气,答道:「那天晚上,我派谢土富来家里调查这个案子。当时是颜师子陪着。两人都见证了贵妃的夜游。据说贵妃那天晚上还是没有进李夫人的家,但是?」

  万抽泣着:「是啊……」吃完饭,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我后来听了他们的。」

  白又道:「还听说贵妃夜间行路,因地面湿滑,差点摔倒。恐怕这贵妃不记得了?」

  石湾说:「我没有印象。」

  白Xi曰:「是王艳师子,及时救得贵妃脱险。」

  万道:「真的?感谢你的生命。我不知道。」

  赵奉王详细提到了细节,但不知为何。因为当时太子不在,他看着赵奉道:「真的是这样吗?」

  赵峰低声道:「是啊,不过我哥退出的很快。」我不知道白煦为什么谈论它。

  这时,白说:「贵妃病了,闭着眼睛走路。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老医馆检查下半身,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万曰:「侍郎何疑?」

  白Xi曰:「据谢推夫所言,太子助之时,贵妃亦牵太子之手?」

  石湾说,「我刚刚说了.我不知道。」

  白道:「贵妃不慌。我没说完。谢土富说,贵妃是牵着太子的左手。」

  赵锋忍不住说:「侍郎,我当时就看到了。即使她帮助了死者,她也不知道,因为她病了。她怎么能就这么问呢?」

  白笑着说:「太子右手受伤,缠着厚厚的丝线,孙孙还记得吗?」

  赵锋点点头:「这件事人尽皆知,那又如何?」

  白道:「太子忙探手,贵妃却选太子左手持之。想问一下,贵妃当时病了,闭上了眼睛。她怎么能避开王子受伤的手,只选择他的左手来帮助她呢?」

  太子和孙昭凤都很惊讶,他们都有些明白:万的梦之旅,我不知道是谁帮助了我,我不怕伤了我的手。因为我特别避免,也就是说.

  白煦凝视着窗帘,低声说道:「其实,当时贵妃并没有生病,只是假装被大家看见了,不是吗?也就是说,头天晚上,贵妃并没有生病,而是打算行动。」

  里屋非常安静。赵锋忍不住拉开窗帘冲了进来。他问:「是真的吗?」你,你在说话?"

  王子忍不住了,他说:「既然这样,李说的是真的吗?她是不是打算杀人,然后自杀来假扮?我差点被她骗了!」

  万见父子俩如此,笑了两声:「我家孩子被害时,殿下曾被骗过一次,何必计较这一次?」

  说完这句话,就相当于承认。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赵锋问道:「你,你为什么要……」

  万突然站起来说:「我为什么要一直贤惠而哑呢?为什么不能为孩子伸张正义?为什么要看你把那个贱婢当宝贝?前天你连翠儿都没放过!你逼得我忍无可忍,现在还要问我为什么?」

  王子早就变色了,哼道:「无知的蠢女人.就为了这件事,它让我的家人坐立不安……」

  正说着,万把赵奉一把推开,捂着腰,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道:「殿下只求面子,不考虑公道,却怪我拿回来?」

  王子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几次被这样怒骂。他怒不可遏:「你……」

  白怡略停,看着万家问道:「贵妃放了翠儿没有?」

  石湾冷笑道:「部长助理对我的评价很高,虽然他像上帝一样解决了这个案子。虽然我有一颗心,但我无能为力。我只是去拜访过她一次,算做主仆……」声音更低了,身体也慢慢认命了。顿下去,腰间已经血染一片。

  太子厌恨之极,竟不再理会,拂袖出门。

  赵峰扶住万氏,想到她所做种种,喃喃道:「你为何这样……为何……」

  万氏疼着痛,失声哭了出来。

  白樘静了一静,便对赵峰道:「太孙切勿伤感,且快叫大夫要紧。」

  白樘叮嘱过后,转身出门,却见太子站在门口,满面惊恼懊恨。

  太子见他出来,叹息说道:「不过一个女人罢了,竟能掀起这般腥风血雨……她竟然、竟然还能想出这般诡异的法子,甚至不惜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赵正想不通万氏为何竟如此,感叹之余,切齿痛恨。

  末了又道:「幸亏李氏并无大碍,也多亏了你才明察真相,不然的话……岂不是要中了这蠢妇的计了?」

  白樘见他停口,才说:「太子,此事尚且未完。」

  赵正胧忪问道:「何以未完?她不是已经招认了么?」

  白樘道:「皇妃虽然招认,然而第一,紫菱并不是皇妃所杀,她没有那般能耐;第二,翠儿也不是她放走的……这放走翠儿的人,或许也是辽人的同党。」

  赵正为万氏之举被搅乱心绪,几乎忘了紫菱翠儿之事,闻言眼睛直怔,身后发冷:「你、你是说……还有人潜伏于府中?那此人是谁?」

  白樘道:「杀死紫菱的人,同时,也是放走翠儿的人。」

  就在白樘于太子府断案若破竹之时,谢府之中,也有人问道:「你不说,我几乎都忘了,那她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

  说话的人,却是赵黼,手中握着一把糖炒栗子,因右手仍旧不灵便,动作竟十分迟缓,一个栗子要拨弄半天才剥开。

  云鬟偎靠在藤椅上坐着,捧着一碗莲子百合燕窝羹,吃药一般慢慢地喝着,眼睛却时不时地瞥着赵黼动作。

  闻言道:「我原本也不记得了,只是那日在部里,我因也出神而行,连表哥从前方过来都未察觉,还是他拦住我,才醒悟了的。」

  赵黼听到这里,便挑眉盯着对面的那人。

  在他对面,却竟正是季陶然,着一袭君子兰的墨蓝色锦衣,举着一盏茶在喝,笑道:「是么?原来我无意中竟立功了?」

  原来季陶然因惦记云鬟,故而今日也特意跑来探望,谁知正赶上赵黼也在。

  赵黼听他邀功,立刻握了一把栗子皮,兜脸打了过去,警告他闭嘴。

  云鬟却道:「的确是表哥提醒了我,才想起来那夜的详细,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皇太孙妃的表现有些古怪,只是未曾真如其人,故而想不通。等到身临其境的时候,才知道其中的差异。试想――若果然神游天外,连有人在身边都不知,又怎会刻意避开世子的伤手呢?」

  赵黼洋洋得意道:「听明白了么?立功的是六爷。」

  一语未罢,忽地看见季陶然正偷偷拿着他剥好的栗子吃,顿时气得跳起来,抓着他道:「我忍着手疼,是剥给阿鬟吃的,你给老子吐出来!」

老医馆检查下半身,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107325.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