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还是粉白,我和老板娘在办公室做

天天奇闻 影视资讯 2021-04-08 08:29:09

  微山看着他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第249章开始

  院子里和院子外面都亮着灯。王宓有这样一件喜事。所有五颜六色的窗帘都是连夜搭起来的。准备好的红缎子从门口一直挂到院子里。玄关相隔五步十步,然后点燃一盏宫纱灯笼。内院外院的丫鬟,都是到院中赏钱。

  这些东西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还专门给孩子小钱,同时印刷雕刻花卉,用梅花玩一批金银路缘石。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在侍候他们,抓住他们。虽然到了提灯笼的时间,但是院子外面的院子里却充满了热闹,比过年还要热闹。

灰绿还是粉白,我和老板娘在办公室做

  这时,天色已晚。如果白天要开枪,要在路上扔钱扔糖,明天就在路上摆个茶摊。大家都会路过,喝一碗枣汤,分一锭鸡蛋,说两句吉祥话。

  微山在锦枕上,睡得很香。她此刻精神极好,肚子饿了。沉香赶紧带人上桌,桌子坐满了。微山只看了一眼,肚子饿了,但不想含在嘴里吃。她挑了一碗加了乳糖的糯米粥,秦昭端着碗喂她。

  孩子一上岸,白大妈也没让厨房给微山准备肉油汤。她反而让秘书去拿粥送上来,鱼汤虾球只尝了早期的味道。微山可以按照宫里的药方多吃粥。

  微山绕了一圈,腰很粗,胳膊一节一节地伸出雪莲根,每次秦昭回来看她,他都迫不及待地捧在手里揉一揉。最后孩子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身上盖着床垫。她不得不按照太医的处方治疗恶露不绝。

  只是在外面听着,我的心就悬了起来,看着她慢慢咽下细粥,吃着小碗,然后我摸着她:「我们再等一个孩子吧。」不如让这一个受这么多苦,但第二个以后再来。

  微山睁开眼睛就没见过孩子。疼的时候真的很疼。痛苦中的人颤抖,往事有浪。似乎没有尽头。但是当痛苦结束后,她立刻忘记了痛苦。她渴望见到这个孩子。

  护士把宝宝抱进来,宝宝满满的奶,换了纸尿裤,用红缎襁褓包着,送到微山。她出生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看着它,直到现在才看到眉眼。

  在这么软的一团里,魏山好久没见他长什么样了。相反,秦昭伸出手摸了摸她的眉毛:「眉毛看起来像我们的好孩子。」

  魏山瞥了他一眼,盯着女儿纤细蓬松的眉毛。只有一点绒毛,连颜色都看不出来。他看得出他长得像她。他跟着秦昭说:「虽然我的眼睛没有睁开,但它看起来像你。」

  嘴巴小,手指细细翘起,下巴微翘。刚出生的时候是红色的。白阿姨和沉香说会越长越白。就像一个玉雕小人,她的眼睛也会是黑色的,晶莹剔透。自然,她处处都像微山。

灰绿还是粉白,我和老板娘在办公室做

  魏高兴地冲笑了笑。她生孩子的时候很惊讶,生下来的时候更惊讶。她看着她的姑姑徐束菲,几个公主,从来没有想到她的生活会如此不同。

  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她的脸。她怀孕期间吃得很好。这孩子天生肥胖。当她伸出手去摸它时,她会看到孩子的嘴在动。只有做了父母,点了精致的灯的两个人看不够。眉毛一抖,魏山就觉得新奇。她过去常常看到孩子们长得一样。只有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才能知道区别。

  两人谁也没想到的是元帝会给孩子起个名字,既是女儿又是儿子,怕不会有名字,卫山把女儿生下的消息带回了京城,也不知道秦羽有多高兴?

  微山数了数日子,此刻秦羽长子出生。原来孩子出生的时候对他很重要。毕竟他是第一个孩子。大儿子的出生很刺激,宋良弟也很疼爱。杨宝英回到娘家哭了很久。遂随杨家人,遣了四个丫鬟来

  秦昭从袖子里拿出一把玉锁,一把给孩子,一把给微山。永宁不比清江好。市场边上的货比较多,只卖皮毛。现在是忙碌的时候。从南方来收皮的商贩都在永宁吃住,也就是这些商人鼻子最好,哪里安全,哪里交易,他们就往哪里跑。

  魏莎娜把玉锁放在枕头边,看着孩子睡得那么香,昏昏欲睡,头靠在柔软的枕头上。刚打了个哈欠,秦昭笑道:「你累了,睡吧,我在这里看着你。」护士把宝宝抱出来的时候,他依偎在窗边的长沙发下,听到那位卧床不起的人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又轻又长,睡得很安稳,还闭着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五颜六色的丝绸就挂在金的面前。公主在报告上加了一个小郡主,传遍全城。当她一大早出门时,她可以在街角看到一个快乐的小屋。棚子里煮的枣汤和元宝蛋,让整个晋城人都知道了这件大事。

  秦昭的声望极高,魏山做了许多好事。彭在面前排起了长队,他一个人端着碗来了。他端上一碗枣汤,要了几锭鸡蛋。他说了两句恭喜的话,没眨眼的人这个时候也不敢说不吉利的话。

  乞丐和穷孩子都有健谈的话。赶紧到王宓前门。这是他们乞讨食物和饮料的能力。张口就是一连串的吉祥话,没有任何沉重的话语。有些先开花后结果。花开满梧桐,结人参果。

  侧门的小厮听了,从篮子里抓了一把钱扔了出去。里面有糖和水果,乞丐眼神犀利,硬币都被抢走了。几个孩子只能抓起一些水果和糖吃。

  门前车水马龙,晋城经商的官员只要能说出名字就给金送礼。一般很难见到晋王。这个时候,道西也说不上来能不能见人。

灰绿还是粉白,我和老板娘在办公室做

  王宓自制的结婚蛋糕不够送,所以只能从外面的小吃店送来。秦昭来到位于王宓山顶的凌霄馆参加广场仪式,这只是男孩出生时的礼节。

  现在,虽然王菲生是个女儿,但晋王还是把她带了出来,向她敬礼,在王宓的最高点射天地。来见她的人一听就知道国君一定很受欢迎,不然四方大典在哪里办?

  刘夫人的秘书一大早就来祝贺她。路上街道人头攒动,比过节还热闹。刘夫人的秘书看着街上许多幸福的棚子,心想:「这不像有个儿子。字好大。如果她生了儿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到王宓的拐角处,进去之前,你会看到五颜六色的纸条从里到外蔓延开来,还有跟在车后的女孩咋的舌头。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女儿这么大的字。这些五颜六色的绸缎五颜六色的长条展开,总有十五六丈,一直延伸到王宓的入口处。

  刘夫人的秘书想着她带来的礼物。盒子里有一套金领一对手铃一对脚铃,还有彩缎花绸,在家看着确是厚礼了,出门一瞧这么个热闹法,倒觉得带来的东西有些不足。

  她才下马车,后头便是曹夫人马车,曹夫人自投靠了卫善,在晋州城中的身份水浑船高,曹大人跟着秦昭又立了军功,只怕翻身就要升迁了。

  连坐的马车都从青绸小车换成了大车,赶马的跟车的一个不少,官太太的架子摆得足足的,一见着刘刺史夫人便笑:「刺史夫人也来了,这外头好热闹,车都差点儿过不来。」

  刘刺史夫人原来哪里把六司的妻子们瞧在眼里,曹夫人攀了高枝儿,说话的声调都不同了,她扯着脸皮笑一笑,曹夫人跟在她身后进了门。

  沉香出面把她们都拦住了:「王妃正在休养,洗三宴的时候再请各位夫人们用茶。」一面说一面冲着曹夫人笑一笑,曹夫人便借故缓一步告辞,眼看着便就是被引进去见卫善了。

  刘刺史夫人气得肝疼,心里巴望着那个御史早些到,也好看看晋王府这铺张的模样,返身出门,就见一抬一抬的贺礼抬进王府的门,光是唱名的僮儿小厮都有十来个,这一天的礼可不得百万贯。

  秦昭一早便把请封郡主的折子送去京城,又拿了几个名字到竹院去,林先生原来会观星象,如今眼不能见,也一样能算八卦。

  叶凝一看见他便笑:「名儿早就替你们卜好了,占了三回,三回都是这个名儿。」取出一张青竹笺来,展开来上头只有两个字,「太初」。

  秦昭少时读书,也曾看过老庄之道,可太初这个名字着实太重,本想替女儿起个似悦然斯咏这样的名字,希望她一辈子平安喜乐,谁知林先生会给出这两个字来。

  叶凝笑起来眼角微微皱起:「就是这个名儿,当小名叫也好。」

  郡主的名字都要上报朝廷,这个名字确是打过打眼,既是林先生替她算出来的,便用这个当小名,报到朝中便还用斯咏,取自《礼记》,「人喜则斯陶,陶则斯咏。」,正可对应正元帝给卫善的封号,永安。

  秦昭把那张竹笺从袖中取出,递到卫善的手里,他只道林先生还在试探,可卫善一见这两个字便怔住了,想了半日才点头应下:「也好,倒是个威风名字。」

  秦昭得女,为女请封郡主的折子一送到正元帝的御案前,他便把这消息告诉了卫敬容,卫敬容一听便笑:「当真是立即就上的请封折?」那便是极爱重这个女儿了,头胎是个女儿,倒让卫敬容松一口气。

  正元帝点头笑一笑:「等我定个好意头的封号,你看长泰这两个字好不好?」

  卫敬容一听便笑,眼睛望向丈夫,心知永安长宁长泰,每个封号的意思都是一样的,轻轻点一点头:「斯咏看这名儿也好,长成了定是个爱笑的姑娘。」

  第250章 赐名

  卫敬容把奏折一搁, 十月底的天气,甘露殿里早已经烧起了地龙, 如意在跟秦昰秦晏两个捉迷藏, 屋里满是孩子的欢声笑语,正元帝进来的时候, 徐淑妃正挨着皇后做针线。

  屋里暖烘烘的, 卫敬容和徐淑妃两个都穿着家常衣裳,桌上摆了点心果子, 徐淑妃串针,卫敬容挑出几束丝线,拿贴花片儿绣上小老虎头。

  徐淑妃一听信报也跟着凑趣:「这个名儿起得真是好,往后小辈儿里再添公主, 倒能按着这个排行往下续了。」

  正元帝的妃子中, 生育的就只有她, 连乔昭仪和符昭容两个怀胎却未能有子的妃嫔,也比别个多些体面, 徐淑妃就更不必说了。

  这些日子正元帝吃着清虚的药,果然觉得身子发轻, 腿疾都好了许多, 晨起还能着单衣打一套拳,若不是自觉身子好了许多, 也不会把承吉接到紫宸殿偏殿去住,想把亲自把孙子教养长大。

  徐淑妃一说话,正元帝便点头:「倒是能顺这个续下去, 斯陶斯乐……」这么说的时候嘴角微带笑意,眼角皱起,看着如意机灵的样子,冲她招招手,如意便扑上来,抱着正元帝的腿咯咯笑个不住。

  两个哥哥都让着她,她又是正元帝唯一的女儿,从来最得宠爱,被他抱到膝上颠一颠:「如意又沉了,明岁就能让你骑马射箭。」

  如意更高兴了,卫敬容点点她的鼻子:「如意又当姑姑了,这回是个小侄女儿,你要给她预备些什么当礼呀?」

  秦昱的儿子早些日子降生,是九月初的生日,卫敬容亲手做了件小衣裳给秦昱送去,满月抱出来的时候,穿的就是卫敬容做的衣裳。

  如意知道什么是当姑姑,拍了巴掌:「那小宝宝呢?」

  她知道有个哥哥远在晋地,自她会说话起,卫敬容便让她按着秦家的排行来称呼秦昭卫善,这会儿的称呼也是按着兄妹来的,如意摸摸自己的金铃铛,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小侄女十分友爱:「把这个给小宝宝。」

  卫敬容摸着女儿的头夸她懂事,正元帝转头便给女儿补上了:「叫王忠挑几个好看的蝴蝶簪子,让你新年里戴。」如意自从在杨宝盈的头上看过一回,就一直惦记着。

  卫敬容一面笑面叹:「她才多少头发,就能戴那个了。」说着从绣箩里取出红绸扎针,做一顶虎头帽,天儿这样寒,晋地这会儿也已经下雪霜冻了。

  「走的时候还没诊出来有孕呢,再有些日子孩子都要满月了。」卫敬容说完看一眼正元帝:「你也是,长泰封号给了,昱儿还等你给孩子赐名呢。」

  秦昱的孩子九月初就出生了,承吉和承佑都是正元帝赐名的,这是皇孙的荣耀,他的儿子自然也要这样的荣耀,抱着头生子往紫宸殿去,一脸初为人父的欣喜,求正元帝替儿子赐名,正元帝却迟迟都没有赐下名字去。

  秦昱却以为这是因为这个孩子不是嫡出,可太子的两个孩子也都不是嫡出,承吉再得宠爱,说是太子妃养活着,生母比姜良娣的身份差得远了。

  怕是正元帝心中觉得自己的孩子比不上太子的尊贵,自这个长子出生,宋良娣确也得了些体面,秦昱便日日都宿在正殿中,杨宝盈来甘露殿请安的时候越来越长,有几回还带了针线来,给宋良娣的儿子做了一身小衣裳。

  她也不多说旁的话,要么就在东宫陪着太子妃,要么就在在甘露殿,太子妃还当她是有事相求,来甘露殿里请安的时候便替她说话,求卫敬容在正元帝的面前分说分说,给新生的孩子起个名儿。

  杨宝盈实在走得勤快,连东宫的门都给她踏破了一层,来了也不说话,帮着卫敬容穿针捻线,陪着凑趣说好听话,就连几个小妃嫔都瞧不过眼去,知道卫敬容一向宽厚这才说道:「莫不是齐王撵了她来的。」

  正元帝是想等这个孩子长大些,再给他取名,如今这个孩子还只叫作延英殿小殿下,正元帝一直未曾起名,听见卫敬容这么说,坐在榻上,两只手搭在膝头,想了又想:「这个孩子就叫承庆罢。」

  王忠赶紧取了笔墨来,替正元帝磨墨,正元帝取了狼毫,就在秦晏的习字纸上写下了承庆两个字,由王忠捧着送去了延英殿。

  这一路将雪未雪,林一贯跟在王忠身后,到这会儿才笑呵呵的道:「今儿天这么冷,看着是要落雪的样子,夜里给师傅叫个锅子,咱们喝王大人送的人参浸酒。」

  也就只有林一贯知道晋王在王忠心里的分量,他在外头瞒得风雨不透,朝臣纵有弹劾,他也面色不动,林一贯天长日久的跟在他身边,王忠揣摩正元帝,林一贯便揣摩师傅王忠,晋王每有喜

  事,他也没什么虽的表露,夜里用饭时总得添一盅酒。久而久之,林一贯自然就知道了,这才凑趣,说夜里用饭添一盅酒。

灰绿还是粉白,我和老板娘在办公室做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107328.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