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姐夫很强壮,受不了

口述经历 影视资讯 2021-04-08 08:52:47

  我突然惊讶地回头一看,大厅一片漆黑,餐桌上空无一人。刚才的忙碌,现在死了,所有的人都消失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没门,最后一夜,第三夜来了吗?

  不应该。我们都以为陈太太死了,第三夜自然就没了。为什么会这样?老太太没死吗?我们都错了吗?

  大厅非常冷。我转过身,发现一切都是灰尘。沙发、餐桌和地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似乎很久没有人住了。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姐夫很强壮,受不了

  就在这时,一股气味从大厅里飘了出来。不知道从哪来的,脑袋晕晕的,迷迷糊糊的就把这香味传了过去。大厅深处,黑暗中有一排固定在空中的柜子,香气从这里散发出来。

  我慢慢打开柜门,柜子是空的,但是中间有一个碗,香味从碗里出来。

  我拿出碗里,里面有半碗米粥。很长一段时间好像是半液体。我忍不住轻轻咬了一口。我还没来得及把它含在嘴里咀嚼,它就滑了一跤,进了我的喉咙。

  一到那里,我就困得服了安眠药。颤抖的手。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控制不住自己,无力地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睡在一堆乱草里,睡得很香,被这堆乱草拉到了户外。

  我睁开迷蒙的眼睛,看见一群巨大的黄鼠狼在我身边。这些黄鼠狼似乎和人一样大。我吓得想站起来逃跑,但又觉得浑身无力,想喊出来,喉咙却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时,我觉得自己离地了,被举起来了,一张巨大的脸出现在我面前。这张脸的五官特别眼熟。我看了看,突然明白了,全身汗毛都炸了。

  这张脸只有我!

  我挣扎着四处张望,越看越害怕。我不再是我,我失去了我的人体。现在我变成了一只黄鼠狼崽,呼吸微弱,随时可能死去。

  我被拖出一个制作精致的小房子,地上是蓬乱的草地,那正是我住的地方。越看小房子越眼熟。这不是陈建国家的别墅吗?这是怎么回事?简直是幻想。我变成了黄鼠狼。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姐夫很强壮,受不了

  我是一只很年轻的黄鼠狼,现在把它握在一个人的手里,这个人的五官轮廓特别像我,就像照镜子一样,就是我。

  我傻了,让他抱着我,我们就出了山。

  过了一段时间,我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我想思考,却想不出来,脑子很乱。好像有人喂过我牛奶,吃过了。不太记得了。

  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只知道过去很多天,却无法准确的衡量时间。

  后来,有一天我来到苏醒,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黄鼠狼,跳上跳下。心里很梦幻,很麻烦。如果明天早上幻境过去了,我自己的时间会莫名其妙的过去吗,我十岁二十岁,那我就不能灵活了,就这么被一头撞死。

  试想,从外面进来的人,就是那个「我」。他蹲在我面前,伸手把我抱出了窝,我顺着他的胳膊跑到他的肩膀上。

  「我」是由一位老太太陪伴的,我看着这位老太太好眼熟。

  老娘们说了一句话,差点没吓死我。她对「我」说:「齐香。你等着,傻活佛走之前也交代了一件事。」

  那个「我」问了些什么。

  老太太们说:「傻活佛说,你带走这只黄鼠狼之前,一定要给它取个名字。」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姐夫很强壮,受不了

  「给名字?"那个「我」沉思了一会儿,把头靠在肩膀上摸了摸,想了一会儿说:「姑且叫它崽吧。没事的。宝贝?」

  我一听这话,顿时浑身一激灵,如五雷轰顶,一股寒气直接从尾骨窜到了脑壳顶。

  幼崽,幼崽,幼崽。我是幼崽?

  我终于想起了这一幕,难怪看起来很眼熟。这位老太太,名字叫陆姐姐,是个暗门,一直跟着傻活佛。当时我从山上拿到幼崽后,把它寄养在傻活佛里。过了一段时间,我去把幼崽带回来。陆姐姐告诉我,傻活佛让我给黄鼠狼取个名字,我就随口想到了幼崽。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这一幕发生在我身上,我已经变成了一只幼崽!

  我心跳加速。这是老太太的幻想吗?她是怎么知道我和崽崽之间这么秘密的过去的?这是我的谢静吗?里面包含了我之前所有的信息?

  这东西真诡异。

  从这一天开始,我跟着「我」,开始了一系列的经历。我们跟着难得的安静来到了铁艺山,在那里我遇到了李丽。这些都是以前经历过的,现在用另一种态度,另一种视角在重温,说不出千言万语的感慨。

  去铁衣山。我跟着那个「我」去了南派李的家,第一次见到了李飞和李云,然后去了烟台的四层世界。在四层世界的最后一层,我成了命运之神中的李若。经历过各种平行生活。

  我一直处于无知的状态。我想在某些时候改变小熊的选择,看看整个命运会不会改变,但我根本改变不了。就像睡觉,经历各种噩梦般的经历。你只能体验,不能改变。

  在小时候经历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我突然生出一种猜测。崽崽会是另一个我吗?

  这个想法让人不寒而栗。我在不同的时空同一时间以不同的身份相遇。也许幼崽被黄鼠狼的身体克制住了,不能告诉我它其实是未来从我这里来的。

  我摇摇头,还是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想法,太大胆太黑太可笑。

  从这个到那个,我想出了一个更荒诞的想法,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人类其实都是一个智能体,只是不同时空不同位面的自己,在这一刻相遇。

  我是一只幼崽。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灰色的世界里,我被鬼身邵阳刺死,为了替我挡刀,一切都陷入黑暗。

  恍惚中,我睁开眼睛,仔细看了看。我面前是一座供奉释迦牟尼佛的小庙,一个小和尚坐在蒲团上煮粥。

  地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精炉,熊熊燃烧,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钢锅,煮着米粥,散发着淡淡的米香。气味很香,肚子咕咕叫。

  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赶紧起床。小和尚抬头看着我说:「醒醒!」啦?」

  「这是什么地方?」我赶紧问。

  「这里乃是幻化飘渺之地,用人话说就是你在梦中。」小和尚道:「古有老僧熬粥书生一梦,今有施主幻入迷境不明前路不知过去。」

  我心念一动抱拳说:「还请高僧赐教。」

  「嗨。我哪是什么高僧,」小和尚说:「小僧法号圆空,乃是你们八家将里圆通长老的师弟。圆通长老和你,还有你的黄鼠狼都颇有渊源,我是受他之托,前来化解公案。」

  「怎么讲?」我问。

  小和尚圆空问:「施主,可知我的法号里为何占一个‘空’?」

  「不懂。」我说。

  小和尚说:「佛经说‘四大皆空’,所以我占的是这个‘空’字。」他用勺子舀了口白米粥,吹吹热气吃了一口,咂咂嘴放下勺子,然后用手做笔,在地上沾着灰尘,写下两个字,「化形」。

  「还记得这两个字吗?」小和尚看我。

  「记得。当时我在烟台,进入过四层世界,在其中一个世界里看到圆通长老给黄鼠狼崽崽写下这两个字,‘化形’。」我说。

  「对,这就是缘法。你刚刚以黄鼠狼的身份又活了一遍,是不是明白了对这两个字的意思?」小和尚圆空问我。

  第六百四十一章 妖精

  小和尚圆空的这个问题,我有些茫然:「似乎明白一些,所谓‘化形’,不单单是动物可以化成人,人也可以化成动物,不必非要进行形体上的改变,关键是以不同的形态来感受这个形态的生命过程。」

  圆空点头:「看来这两个晚上,弹指挥间中的几十年并不是白过的。所谓‘化形’,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用云的眼睛去看云,用风的眼睛去看风,用动物的眼睛看动物,用人的眼睛看人。佛常说‘悲天悯人’四字,怎么做到这一点?光有一颗行善之心是不够的,关键是你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是大勇,更是大智。」

  他从供桌下又取出一个碗,替我舀了碗稀饭:「喝了吧,喝完就天亮了。」

  稀饭味道香郁。我一口口喝着,浑身暖洋洋的。

  圆空道:「昨天白天,我正在寺中打坐,有人敲门前来。我开门迎进,是位年龄很大的女施主。这位女施主告诉我,她要往生了。临终前唯有一愿,想把一样东西供奉在庙里。这东西怨念极大,惑她一生,她希望这东西以后不要再落入其他的什么人手里,希望有高僧超度化解此间怨念,这便是临终意愿。」

  他说着,指了指角落里的一样东西,我看到后眉角挑了挑,后背起了层鸡皮疙瘩。

  那东西非常眼熟,正是陈老太太的黑色坛子,里面封着黄鼠狼的尸体。这黄鼠狼别看死了,可还有阴魂在,老太太发现这玩意后,黄皮子阴魂一直蹲在她的肩头,在蛊惑她,她这辈子做出那么重的杀孽,和这只妖邪的黄皮子不无关系。

  圆空道:「我拿到这东西颇为棘手,硬要化解也不是不行。可不对路子,手段也未免暴戾。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我知道此物在等一个缘法,今天你到了,这缘法也就到了。」

  我放下破碗:「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醒了之后到庙街的老庙,」圆空说:「取走这个黑坛,拿回去你就知道了。来,来,别停,继续喝粥。」

  这一锅稀饭眼瞅着要见底,他看我停下来,便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我已经知道这位小和尚是谁了。我每次从陈老太太的幻境里出来,都会落到庙街的这座小庙前,这圆空和尚就是庙里那位云游才归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僧。

  我说:「等我醒了以后吧,再到庙里再向你请教。」

  圆空笑:「此时缘是此时缘,彼时缘是彼时缘,你醒了再来未必就能看到我。」

  「那好吧,我现在就问问你,」我说:「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藏在我心里无法释怀的一个问题。」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姐夫很强壮,受不了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107332.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