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跟乘务员干,楼道门事件完整照片

口述经历 影视资讯 2021-04-08 12:55:04

  姜珊珊看得很清楚,瞬间笑了,板着脸转身走了。她想骂回去,但不知道珠儿知不知道自己的嘴唇。

  珠儿刚要回头,就见宇文游的头朝这个方向微微转向她,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她,特别可怕。就像一条蛇潜伏在洞口,就等着她突然跳出来咬她。

  华阳公主拽着珠儿的衣袖,鄙夷地低声道:「我找人打听过了。原来她去了乌孙县哭,然后乌孙县居然信了她的话,还亲口跟太后娘娘说,她不懂我们的话,也不信别人。她让她做个女官员,陪着她。这个吴孙君主也是个傻子。这不是很大的惊喜吗?难道她很难让姜珊珊为她和林翻译‘婚后的’?"

  测试,第433章(a)

在车上跟乘务员干,楼道门事件完整照片

  珍珠笑了笑,拒绝置评。这些人没有一个头脑简单的。谁知道姜珊珊是怎么说服吴孙国的?大家只看到吴孙郡主提出让姜姗姗陪他翻译,却不知道是太后还是闵皇后把姜姗姗送给宇文游做侧妃,以此来扶植宇文游和宇文楚的反咬计划。

  姜珊珊想对余文楚施加压力和警告,说如果余文楚不同意她的要求,她真的会把那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余文友或者其他人。

  因此,他们同流合污,一拍即合。

  华阳公主也看到了姜珊珊腿脚不便,忍不住奇怪地问珠儿:「她怎么了?」

  珍珠说:「我不知道。」

  华阳公主给了她一个「假装就好」的表情,低声道:「那天不是带人去她店里了吗?」

  「我只是露出了她丑陋的脸,但没有打她。可能她半夜偷偷爬上墙摔了一跤。」珍珠转移话题:「你没有孕吐吧?」

  「不,我是最有福的。」华阳公主得意洋洋,「我一次都没吐过。」她对珠儿耳语道:「我只有在那两个婊子让我不开心的时候才会呕吐。每次吐都要挨骂受气。叫他们恶心我,看我折腾不够。」

  珠儿忍不住笑了:「你。」

  余文楚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他们,表情很严肃。华阳公主急忙低下头,低声道:「不要出声。英国国王正盯着我们。看他那个样子!你不是真的生他的气吧?」

在车上跟乘务员干,楼道门事件完整照片

  「没有。」珠儿挑衅地看了宇文楚一眼,觉得她话很多,是不是?有能力咬她。

  宇文楚板着脸转过头去,眼里却是微微的笑意。

  夫妻俩到祠堂拜谒后,珠儿带着傅子非上了马车取暖、吃喝,等着集体排队去临安宫吃酒席。董惠走过来低声道:「太子说等会儿要去临安宫。如果公主累了,还不如先回宫。"

  珠儿毫不犹豫地拒绝:「不,我不是唯一怀孕的人。华阳公主没有说累。如果我说累了,人家又会说我。」他不是说要给她看动作让她看他怎么收拾姜珊珊吗?那她就等着。错过这么重要的一天,错过这么精彩的一出戏,真是遗憾。

  董慧原本没想到她会听话。当她拒绝时,她静静地站在一旁,从未离开。

  临安王宓早就挤满了京城里的贵人。如果仅仅是宇文佑一个人的面子,不会有那么多人来这里,但是会有很多人参与到乌孙郡主和国家大事中来,也会有慈禧太后宫态度的突然转变。结果林安王宓坐不住了,傅子非太激动了:「这么多人!」

  珍珠是她看对面桌子的标志。闵宝云和妈妈坐在那里,一脸仇恨的盯着傅子非。

  傅子非惊呆了:「她为什么这样盯着我?」

  珠儿低声道:「因为她是闵保云。安乐郡主今天没来。」

  傅子非突然蔫了,垂着眼睛,心情沉重地拉着面纱。珠儿低声道:「你怕她干什么?她连皇后宝座都保不住,父亲被迫闲着,舅舅还蹲在牢里,母亲名声不好。你怕什么?而且,你比她好看多了。」

  傅子非眨了眨眼睛,挺直了腰板,抬起头,平静地看着闵宝云。闵保云气得差点没过来抓傅子非,揍他一顿。但是,他总是吃大亏,知道形势比人强。他只能用眼睛吓唬人。

在车上跟乘务员干,楼道门事件完整照片

  珠儿平静地看着那两个跑得很高的小女孩,不知道宇文白会更喜欢谁。

  「英格兰公主,有人让奴婢把这个给你。」一个临安宫的嬷嬷走过来,称赞珠儿,递给我一张纸。

  珠儿伸手之前,董辉已经拿过纸条,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展平,只为了给珠儿看。临安王宓的嬷嬷没有看见他们拿起那张字条,所以很快就走了。

  纸条上写着类似木炭的东西,类似于姜珊珊献给太后的小画像所用的墨水。也是老生常谈,约她喝了两杯茶后在临安宫的玉轩见面。语气中充满了骄傲和挑衅,还有几分威胁。

  姜珊珊当然是那个会把这种无聊的事情拿出来的人。珍珠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如果她真的去了,肯定会看到姜珊珊和余文楚上演的那出戏。大概会是一种浪漫的感觉,你来了又走,你会很爱我。不管是真是假,都很恶心。

  然而,她真的很想去。她和于文初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两人关系还算顺利,只是彼此不是很熟。借此机会了解一下于文初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好了,信任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珠儿回头看着董辉,轻声问道:「我需要你跟我出去办点事。你愿意吗?」

  董惠道:「既然殿下把奴婢给了公主,奴婢就是公主的人,公主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会跟着。」不过我很担心:「这种来历不明的事情,王皓应该不会当真。」

  珠儿笑着摇摇头:「别担心,没人能伤害我。」她在这个临安宫住了八年,这里的草和树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她清楚地知道假山哪里有裂缝,花树下哪里有藏民,从哪个房间可以窥探外面发生的事情。

  她打算赴约,但她要去的是断玉轩旁边的听亭,而不是按照姜珊珊的安排。亭子和破玉轩之间有一个荷塘。宇文佑习惯在这个亭子里独坐,亭子里四面都设有轩窗,夏天时拆了轩窗就可以透风,冬天时装上轩窗就是个暖亭。

  她曾经以为宇文佑是在那里私会府里的什么美人,因此曾去那里追杀过宇文佑,结果人没抓到,却发现了静听亭的秘密。但凡是碎玉轩里发出来的声音,全都会毫无遗漏地传到亭子里去。在那里静听宇文初和江珊珊对戏,最合适不过了。

  ★、第434章 考验(二)

  冬蕙从宇文初那里得到的命令是,王妃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但是王妃的话也要听,不能随便对抗。因此她见明珠坚持,也就没有再坚持,而是看了上菜的一个丫头一眼,那个丫头对着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恭敬地捧着托盘退下去了。

  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明珠放了筷子,把傅紫霏交给华阳王妃和代王妃照顾:「我去方便一下,去去就来。」又留个后手,小声和华阳王妃道:「万一,你就让人去静听亭找我。」

  傅紫霏忙站起身来:「我去照顾姑姑吧。」

  明珠嫣然一笑:「不必,你好生吃的饭,多和两位王妃学学规矩礼仪。」

  华阳王妃拉住傅紫霏的手,笑道:「小姑娘家要听大人的话。你姑姑让你做什么,你就听着,错不了。」

  代王妃目光微闪,小声叮嘱明珠:「人多事杂的,你自己小心。」

  明珠点点头,带着素兰和冬蕙沿着路慢悠悠地往院子深处走去。王府里在办喜事,仆役来来往往的,素兰拦住一个仆役,问道:「碎玉轩是在哪里的?」

  那仆役有些吃惊,但是看到站在阴影里的明珠,倒也没有多问,指了方向就走了。

  明珠领着素兰和冬蕙走到碎玉轩外才站住,冬蕙小声道:「之前一直都有人跟着咱们的,现在走开了。」

  明珠就转身朝碎玉轩旁的静听亭走去,亭子里果然如她所料,四面都上了轩窗,还被人用锁从外面锁住了。明珠朝冬蕙使了个眼色,冬蕙立刻把那个锁给弄开了,看得素兰直咋舌,心想自己以后绝不能随便得罪这冬蕙姑娘,不然她随便抓自己一把,自己就得断胳膊断腿。

  明珠推开亭子门,里头黑灯瞎火的,素兰正要抢上前去扶她,却见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进去了:「你们俩都进来,把门关好。」

  冬蕙是练过的,夜里视力也极佳,只一会儿的功夫就看清楚了这亭子里的陈设,出乎意料的舒适,并不像是平时没有人来的。素兰则是站着不敢动,抓住冬蕙的手才勉强往前挪了两步。

  明珠在靠近碎玉轩的那一边坐下来,轻轻推开了轩窗,风吹过枯荷的声音立刻传了进来,对面的碎玉轩漆黑一片,就连廊下挂着的大红灯笼也是熄灭了的。在这里并看不清楚对面的情形。

  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碎玉轩那边传来了第一声女音:「英王殿下,您这是想好了吧?」是江珊珊的声音。

  紧接着,就听见宇文初道:「想好了,如你所愿。」

  「我不信,您得拿出诚意来。别哄骗我入了府,就把我拿捏着磋磨死了,叫我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什么侧妃,也叫我有命去当没命去做。」江珊珊的声音骚媚入骨,若不是亲耳听见,很难让人相信平时装得一本正经的她居然会发出这种声音。

  冬蕙和素兰两个人都不会呼吸了,惊骇地看向明珠。然而黑暗里她们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听见明珠平缓的呼吸声。

  宇文初的声音冷冰冰的:「我既然答应了你,当然不会胡来,你不是傻子,我也不是傻子。你说你有这些东西,也只是你自己说的而已,口说无凭,你总得拿出点诚意来。」

  「呵呵……」江珊珊轻笑了两声,低声道:「可是我对殿下相思入骨,好不容易有此机会和殿下私下相处,实在是忍不住想和您亲近亲近呢。为表诚意,殿下香我这里一下,如何?」

  这个臭不要脸的贱人!素兰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冬蕙则很是替自家王爷感到着急,然而也不能跑去阻止这事儿发生,只能压低了声音,安慰明珠的同时也是在说服自己:「殿下这是在虚与委蛇!那个贱人引咱们来这里,就是想恶心王妃的。她不安好心,王妃一定不能上当啊!」

  明珠勾起唇角:「不要担心,我知道,安静听着。」

  明珠的心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冰,提醒她千万要冷静;一部分是火,烧得她愤怒不已。

  正如她很清楚地知道,她需要周女史出来对仗江珊珊一样,然而看到周女史对着宇文初大献殷勤,她就格外忍受不了,只能赶紧躲开,不然当场就得发飙。

  要做一个贤良大度到忘我的人好不容易啊!真是太为难人了。明珠叹口气,侧着耳朵继续听戏。

  若是宇文初胆敢亲了江珊珊,她就再也不要他亲她了,哪怕他把嘴唇洗破三层皮,再用青盐腌三天,她也不许。

  然而,碎玉轩里啥声音都没有再传出来。

  黑暗里,冬蕙和素兰都觉得周围骤然冷了几分,素兰不自禁地抓住了冬蕙的手,冬蕙也反过去握紧了她的手,两个丫头相依为命,全都很想哭。

  明珠站了起来,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冲进碎玉轩里去,现场观摩宇文初和江珊珊到底在做什么。不过她去了又能怎么样呢?破口大骂,然后推搡打闹?没有用,黑灯瞎火的,还容易让自己和孩子受到伤害,让别人浑水摸鱼。

  于是她又坐了下来。

  就在此时,碎玉轩里突然发出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似是人被捂住嘴剧烈挣扎之后发出的嗯嗯声,同时还有家具被撞倒后发出的沉闷声。

  「冬蕙,你去看看!千万保护殿下。」明珠惊讶之后,发出了第一道指令,宇文初是她和傅氏最大的筹码,傅氏的前途就靠他了,绝不能让他出事。江珊珊的名堂太多了,心思又恶毒,谁知道会怎么对付宇文初,她不能不管。

  冬蕙往前冲了两步,然后又站住了,语气坚定地道:「王妃恕罪,奴婢不能去。殿下把奴婢拨到王妃身边那天起,就说了,奴婢的首要任务是护得王妃平安,此外其他都不关奴婢的事。」

  明珠急得红了眼:「我哪里有事?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在车上跟乘务员干,楼道门事件完整照片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107373.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