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自行车操姐姐,和老师在图书馆啪啪啪

  “呜呜——”皮娅睁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顾子诺。

  “好吧,我们走。”顾子诺深吸一口气,和皮娅并肩走了出去。

  *

  “答应我。”顾子诺和皮亚丁站在诺言面前刚从房间里出来。

骑着自行车操姐姐,和老师在图书馆啪啪啪

  “嗯?”答应在皮亚警戒,停下了。

  “别害怕,皮娅通常不会咬人。”顾子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裹着纱布的手腕,声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只是跟你不熟。再也不会了。”

  无极扯了扯他的唇角,勉强笑了笑:“好吧,我知道了。”

  “别相信,这是真的。”顾子诺看到她勉强的笑容,忙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皮娅的后背,示意它主动出击。

  “王——”皮娅大步走上前去,对着浩浩荡荡的诺言叫了一声。诺言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大步。

  “呜……”皮亚立即再次低下头,低下耳朵,轻轻地低低地哭了一声,表示他不是故意的。

  "答应我,听着,皮娅正在向你道歉."顾子熙看着诺言紧张的样子,虚弱的说道。

  "哦"诺言一直紧张的看着皮娅,一人一狗,四目相对,没有一个人放松。

  “皮娅,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名字是诺言。她是我们家的一员,所以你必须保护她,今后不要伤害她。”顾子诺把嘴唇贴在皮娅的耳边,轻声说道。

  “王王——”皮娅看着诺言,用力地摇着尾巴。

骑着自行车操姐姐,和老师在图书馆啪啪啪

  “答应我,皮亚摇着尾巴。他说你是个好朋友。”顾子诺开心地笑了。

  “是吗?”顾子诺突如其来的笑脸,像四月温暖的阳光,让人容易陶醉,忘记过去的种种不快。

  “你好,我保证,今天我们假装不认识,我原谅你。”诺言在皮娅身边蹲下来,看着他,笑着说——当然,这个笑容仍然是戒备和害怕的。

  “王,王……”皮亚走向她,抬头看着她的手臂。

  这个承诺极大地改变了他的面貌。站在书房门口的顾子熙忍不住快步走了。顾子诺强迫皮亚拉特回来:“皮亚,她是一个女孩,你是一个男孩,你来这里。”

  “呜……”皮亚悲伤地回头看着顾子诺,低头转身,踱到温室,一副很沮丧的样子。

  “我向你保证,皮娅已经摇了摇尾巴。他知道你是我们家的一员,不会再咬你了。”顾子诺看着诺言严肃地说道。

  “谢谢顾子诺。”承诺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

  “不客气。”顾子诺的黑眼睛迅速扫过她的脸,转身回到温室。

  看着他小小的、略微放松的背影,他承诺会微微微笑——如果没有利益冲突,如果他没有被迫做出选择,他们的关系会真正和谐幸福。

骑着自行车操姐姐,和老师在图书馆啪啪啪

  然而,当事情发生时,一切都不可能回到原来。

  第二部分:承诺,面对真实的紫溪

  答应着慢慢站起来,转身看着走在他身边的顾子熙。他平静而温柔地说,“我也知道一些关于你们公司的事情。对我来说,顾子诺这次访问法国就足够了。只要给我一个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你们两个都受伤了,再加上一个皮娅,我怎么能放心呢?”顾子熙转过身,带着承诺向书房走去。

  “当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时,自然会这样。没什么好担心的。”答应慢慢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湖泊和建筑,似乎在指出:“每个人都有独立面对自己生活的能力,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

  说到这里,他答应转过头来,看着顾子熙,微微眯着眼睛:“从来没有一个人不能没有别人。”

  顾子熙用微微凹陷的眼睛看着她,慢慢地点点头:“我明白。”

  答应再看窗外,并带着淡淡的微笑说:“当我妈妈离开时,我想我们家不会没有她。因此,我们仍然活着。”

  “奶奶死了,我和严旭又伤心又恐慌,没有了奶奶的唯一依靠,我们怎么办?然而,我们仍然活了下来。”

  “紫熙,一个十年的习惯,是她和你的,是她依赖的惯性,是你需要的惯性。”诺言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声说:“原谅我说需要我。”

  “因为我无法理解一个人不能没有另一个人的情况——没有依赖,没有金钱,没有爱,都是为了活着。”

  “答应——”顾子熙轻声细语,但他的胸口感觉好像被闷拳打了一下,他只是觉得难受。对弥尔来说,他似乎从来没有像凌霄花一样分析过她对他的依恋。他是否感到身心疲惫,同时,他是否喜欢被依恋的感觉?

  “不是这样。”顾子熙的眼睛微微固定,她轻轻地摇摇头:“我可能高估了我对她的影响,低估了她的生存能力,但我从来没有沉溺于这种需求。”

  顾子熙伸手抓住诺言的胳膊,坚定地看着她说:“诺言,我没有。”

  “我只是在弱女子面前客观地分析男人的心理,没有别的意思。”诺言的眼睛微微转了转,淡淡地笑了笑:“同时提醒你:诺言是一个不仅仅是男人的女人。她不会扮演女人,不会软弱,也不会轻易被需要。所以顾子熙,如果你想在婚姻中拥有你需要的成就感,我真的不能给你。”

  “不要自负。”顾子熙放低了声音,咆哮道:“答应我,不要试图说服自己让我安心。”

  “不。”答应着轻轻低下头,看着他手臂上的大手,低声叹了口气:“顾子熙,爱情的结局可能不是婚姻。”

  “请愿我只是一个商人,每一个意图都必须通过合同来确认,然后我才能放心,包括爱情。”顾子熙深深地看着她,严肃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痛苦:“你对我的爱只能有婚姻的结局。”

  “我们不谈这个问题。我们同意给彼此留一个空白。也许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环境,以不同的方式彼此相处,我们不会相距太远。”答应抬起你的头,窗外的阳光打在对面大楼的玻璃墙上,反射出刺目的光线。

  这样的玻璃幕墙在夜晚遇到霓虹灯时,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美丽。在雨天,我被斜雨淋湿了,我像江南的烟雨一样陶醉。只有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午后,天气才如此强烈,让人无法直视。

  就像爱情一样,有些甜蜜的事情会让人沉醉,有些美好的事情会让人忘记烦恼,还有更多让人无法逃避的事情。

  “在大海的情况下,我不想大海太大,我只想和你共度朝夕。”顾子熙站在她身后,伸手环住她的腰,轻轻地把她抱到胸前,把嘴唇轻轻放在她的耳朵后面,用轻柔的语言轻声低语。那声音是不可抗拒的温柔和深情。

  这天下午,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窗前这样拥抱着——看着太阳慢慢地从天空中走远,看着对面的整个玻璃幕墙发出耀眼的白光,醉人的红光,然后是漫天的霞光,最后是海市蜃楼般变幻的魅力。

  “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风景将永远随心所欲。”顾子熙轻声说道。

  “天快黑了。顾子诺应该饿了,”答应轻轻地移动他的脚,这是有点麻木,并从窗口收回他的眼睛。他把目光转向顾子熙,轻声说道:“那我们都应该耐心等待。”

  “耐心点,等等,别跑了。”顾子熙低头在她的唇间摸了摸,轻轻松开拉着她的手,转过身来,在温室里,顾子诺正躺在皮亚杰的肚子上看着书。

  “我来安排晚餐,你收拾行李,明天我带你去机场。”顾子熙轻声说道。

  "很好"无极点了点头,望着温室,屋顶上全是小破花灯,散落在上面,照着顾子诺安静的脸,让他的僵硬和倔强也显出几分柔和。

  第三部分:紫溪,对再见的理解

  第二天,机场。

  “顾子熙,再见。”安检后,他答应站在乘客分流走廊,并向站在外面的顾子熙用力挥手。

  “再见,爸爸。”顾子诺拖着他的小行李箱,用力地挥手。

  “再见。”顾子熙向他们挥手,几乎听不到“再见”这个词。

  “紫诺——”艾米丽的声音又细又软,但她累得气喘吁吁。

  “再见,妈妈。我会没事的。别担心。”顾子诺用力地挥手,看见艾米莉站在玻璃隔断前。给了她一个平静但保留的微笑后,她转身带着承诺走向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看完视频后,尽管他很自然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承诺上,尽管他仍然相信对艾米的孝心,他心里总觉得隐隐有些不舒服。在她面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那么近没有障碍。

  在他心中,妈妈不再是那个温柔的仙女。在他心里,温柔的妈妈永远不会回来了.

  *

  “你不去吗?他们两个会吗?”艾米莉转向顾子熙,不解地问道。

  “是的。”顾子熙轻声回应道。诺言和顾子诺从他的视线中消失后,他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对他来说,艾米就像空气一样。

  “紫熙,我以前错了,不会再打扰你,也不会再答应你了。”艾米莉纤细的声音从后面隐约传来。

  顾子熙只是大步向前,没有改变他的脚步——这个承诺是对的,没有人可以没有别人,他认为自己太重要了。

  诺言曾经说过,女人之间的战争从来都不是女人自己的事情。能让他们输赢的总是男人的态度。

  所以承诺永远不会不屑与艾米丽争论——她很霸道,只需要关心他的态度。

  然而,他允许她赢得这场战争,但她仍然不高兴赢得这场战争。

  “答应,对不起,我直到现在才明白,有些人,只能过去;有些事情必须放下。”

骑着自行车操姐姐,和老师在图书馆啪啪啪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63596.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