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和老师小说H文,不能再插了好深

两性故事 影视资讯 2020-12-09 07:17:18

  塔芒大师把虫子塞进我嘴里,狠狠地打了我的喉结。嗓子疼,下意识咽口水。我感觉到几只又黑又臭的虫子,它们钻到我的喉咙里。食道里有生物在扭动、攀爬,真恶心。虽然我是个守法者,也吃过方九这样的各种毒虫,但是自己吃和被逼着吃完全是两个概念。

  胃里一阵翻腾,几天没吃东西,吐不出来。即使有点酸水,也要送到嘴里咽下去。

  看着我的脸,何芒大师又开心的笑了。他真的很变态,以折磨人为乐。别人越痛苦,他越开心。我很庆幸,即使得罪了鬼王拉纳,我也没有给他抓住我的机会。鬼王拉纳比他的莽师变态多了。他喜欢把人放在桶里烤,把人的油活着提炼出来。

  后来,他又把黑膏药贴在我身上。热感袭来的时候,我很难过,很纠结。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侵入我的身体,不断攻击五脏六腑。佛祖舍利的力量受到刺激,开始自卫。

魔道祖师117章完整肉,娜美被轮

  何芒大师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走开,他突然咦了一声,同时,我感觉到那几条黑色的虫子在肠子里蠕动,也受到了佛祖舍利力量的干扰,动作变得非常缓慢。塔芒大师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他震惊地说:“你吃过真正的舍利子吗?而且档次好像很高,小伙子,你跟那些和尚有关系吗?”

  你跟和尚有关系!你全家都是和尚亲戚!我心里咒骂。

  他想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不,这种力量有些欠缺,似乎不完整。看来你只是偶然得到了一些遗物,可能很少。难怪体内的法力无法完全去除。原来是佛祖守护的……”

  我试着冷笑,试着用我的表情嘲讽他。可惜塔芒大师不是一个爱给人这样机会的人。他突然低下头,诡异地冲我笑了笑,说:“你以为我有舍利子就帮不了你吗?别担心,我会把你的肚子切开,把那些东西拿出来,专门做出来。啧啧,有了佛祖的内脏,如果学生和老师小说H文能在里面植入降头术,我的水平应该提高了。想想就觉得好有意思。”

  搞笑,你大爷!感觉脸有点僵硬。这个混蛋想挖我的肚子?心脏取出来了,我还能活吗?

  何芒师傅没有向我解释这个问题。他转身直接出门,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他把匕首在我肚子上放了几下,带着诡异的笑容说:“你感觉到了吗?刀长时间没用,不太锋利,可能会很疼。但是,我喜欢你受伤的样子。你越扭脸,我越觉得幸福。”

  说着,何芒师傅已经拿刀在我肚子上开始切了。他的技术很粗鲁,刀像锯子一样被坑了。皮肉被抓伤了,疼痛并不比以前更严重。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难道,就这样被他杀死了?

  这时,他突然对莽大师皱起了眉头。他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放下刀,转身出门,久久没有回来。

  我怕,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解剖我。而且又累又饿,感觉胃要吃肠子了。为了摆脱这种苦涩的饥饿和恐惧,我不得不去想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比如五峰和东方青是不是被生命核心遗迹安全送走了?比如,那个混蛋苏明,还活着吗?再比如,爷爷记得给我烧纸钱吗?你会去找我父母告诉他们我死了吗?

魔道祖师117章完整肉,娜美被轮

  嗯?呸,烧什么纸钱,不能再插了好深我还没死呢!

  正想着,门突然有了动静。吱吱呀呀,像被老鼠咬了一样,声音很难听。我心想,他,莽大师,也是个失败者,不然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用这种门来破门。

  门开了,有人从外面进来了。在石凳上看到我后,脚步更快了。然后,我听到有人轻声喊:“杨老师?杨小姐!你还活着吗?”

  声音很熟悉,心里充满了激动。我立刻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憔悴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人的样子让我很惊讶,因为刚才我还在想他。是的,失踪几天的是苏明!

  我张了张嘴,想问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但实在没什么力气提问。苏明垂下眼帘,低声说道:“杨小姐,你受牵连是我的错。这件事,我已经请家人出面了,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第三百三十四章何出现了

  苏明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我才知道原来莽师傅刚走,是因为听到他那很少用的手机响了。能接触到这个手机的人都很重要。所以他才出去接电话。他没有死,在他被击倒后。躲在某个山洞里被囚禁。直到尘埃落定,我被他的莽师傅带走,他才被释放。自由的苏明仍然不知道是谁反击了自己。出来后从家人那里得知,杨三奇因为谋杀了班主任,与邪术联盟大打出手,然后被他的莽师带走,准备人形陨落。

  他也知道。是“自己人”亲自揭露了杨三奇的“罪行”!这让他的头爆炸了。被囚禁这么多天,怎么能揭穿杨三奇?更何况他虽然很久不认识我。但我也知道,我对所谓的巫术并不是很敌视。怎么才能平白无故杀了第一个老师?

  以苏家多年的杀人经验,很容易判断杨三奇是被陷害的,而那天出现的苏明才是真正的凶手。

  身为苏家族的后裔,却在长辈们的眼皮底下被带走,真是可惜。另外,在之前的私生子中,生活核心纪念碑的方法被打破了,苏明莲犯了两个大错误,本该受到家规的惩罚。但是代价很大。劝苏上前告诉莽师,看他能不能救我。

魔道祖师117章完整肉,娜美被轮

  代价有多大?他没怎么说这个。他只说他叔叔来找他莽师傅,被拒绝了。在他芒主看来,就算杨三奇被陷害,他后来杀了很多邪术联盟所属的人也是事实。既然杨三奇杀了人。那就要付出代价了。除此之外别无框架,这是无稽之谈。

  我气得发抖。我想杀人吗?我不杀,不坐以待毙吗?

  总之,何芒师傅就是想把我变成人形,把我放在大陆找点麻烦。他不惜得罪我爷爷,而且还想这么做,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巫术联盟的利益。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个人得失可以忽略不计。

  最起码,苏家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他放弃这件事。

  作为心理学大师,苏明只听了几句,他知道莽大师绝不会放过我。于是,他趁着叔叔和他莽师傅的对话,偷偷溜出来找我,想直接把我救出来。

  说话间,他已经帮我穿好衣服了。因为我一个人走不动,苏明把我抱回去说:“杨老师,你放心吧,反正我会救你的。”

  我蹲在他背上,听出了他的诚意,于是积蓄力量,低声说:“谢谢……”

  苏明背着我走了出去,说:“别谢我。当你知道是假的,你就去找那个混蛋救我。继续,我和别人打架受伤了。你本可以杀了我,但你没有动手。两个善良,两个生命,我这辈子连苏明都报答不了。而且,这次是我的粗心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多么令人羡慕的友谊,两个年轻人,如果你这么匆忙地离开,我会很不高兴的……”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让我心里一惊,越过苏明的肩膀,看见他的莽师傅从外面进来了。他阴沉着脸看着苏明,说道:“我知道你突然消失了,你要做坏事了。苏家什么时候学会偷鸡摸狗的?”

  他太紧张了,连我都很容易感觉到他的不安。面对其他最强大的大师,苏明,一个保持方法的小人物,就像一个孩子遇到了一个巨人。状态差距太大,即使他去拼命,也不可能从他的主芒中逃脱。

  塔芒大师看着我,对苏明说:“把他放下,跪下,承认错误。我可以放你走。”

  苏明没有放开我,更不用说跪下了。他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从腰间掏出匕首,道:“苏家的人没有跪下的习惯!”

  “大陆有句话叫无知者无畏,年轻就好。”何芒大师怪笑一声,根本不把苏明放在眼里。

  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无畏者无惧,你老了!”

  何芒大师正要转过头,我发现空气中有一种令人恐惧的锐气。这种感觉让人觉得面前仿佛被割了一刀,无法回避。然而,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五官比以前敏锐多了。它们从未消失,随着佛祖舍利和黑膏药的两次战斗,它们正在慢慢被修复。如果他的莽师傅再多擦几下我,也许这种敏锐的触觉就能彻底获得。

  至于现在,我已经无法考虑这是好是坏,因为他趁主人余芒脸色微变,侧身逃走,手脚一蹬,突然跳了出去。

  苏的家人是个杀手。她虽然擅长用方法杀人,但自身实力不弱。即使不如吴峰的功夫高手,也比一般人强很多。无论是突如其来的攻击,还是苏明的行动,都有一些出乎他莽师意料的事情。

  他试图阻止苏明,但他脖子上那种尖锐的感觉从未消失。他的主人莽气急,突然他强迫自己的嘴吐出一颗血牙。这颗牙齿被他狠狠地扔在地上,爆炸成了白色的灰尘。当灰尘升起时,嘎吱嘎吱的声音突然在他周围响起。声音很刺耳,像两个硬物互相摩擦。

  当他跑过他身边时,他依靠的是他大大增强的视力。我只是看到骨粉的某些部位,似乎固定在半空中,不断凹陷,有很细很深的痕迹。但是,痕迹的存在并不能真正影响他的主芒。当他看到苏明从房子里跑出来时,他立刻转身去拿舞台上的偶像。

  降头师供奉的雕像大多是一些国外罕见的恶鬼。这些神分不清有没有,但是常年供奉真的能给班主任一些奇怪的力量。何芒大师登上舞台,一共有四尊雕像,个个狰狞诡异,样子可怕,像是地狱里的怪物。

  他拿起一尊神像,向前递过去,嘴里大声念着咒语。房间里,莫名其妙地吹来一阵阴风,一股强大而诡异的力量袭来。

  虚空中,有什么东西隐隐碎脆,有什么东西隐隐尖叫。何芒大师冷哼一声,又拿了一尊神像插在腰间,这才朝着他身后跑去。

  当我被苏明抬出去时,我看见一个高大的蒙面人站在外面。他锐利的目光瞥了我们一眼,不再注意。他看着他,突然激动起来,但他没有说话,而是跑得更快了。刚跑两步,就看见蒙面人身体一抖,右手立刻流下了血。

  他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立即停下了脚步,仿佛准备关心对方。然而蒙面人转向我们,冷冷地喝了一声:“还不走?”

  他的声音沙哑而陌生,也不知道原来是这样,还是故意装出来的。他微微一愣,脸色变了好几次,最后还是背着我跑了。

  在他身后,只听得莽大师怒吼道:“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竟然敢骗我!我要你们都死!”

  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杀意,他浑身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害怕。我能隐约明白那个蒙面人一定和苏明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有那么大的勇气去招惹他,莽大师。这是一种东方技能。

  后方传来几声尖锐的破空声,然后我听到有人咕哝,芒师愤怒的叫声清晰传来:“该死的家伙,你一定要死!我一定要让你死!”

  第三百三十五章正义超人

  苏明几次想停下来,但他总是记得他并不孤单。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不让我出去。如果你救不了我,就把自己放进去。那真是愚蠢。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前跑。

  何芒大师虽然暂时受阻。但以他的身手,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完全挡住他?最起码门外的蒙面人做不到。没多久我就听到后面传来了莽师傅的苍老声音,他一个劲的叫骂,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同时身边还有几个降头师和幽灵守护者。作为降头师的首领。芒师住处周围自然还有其他魔法师。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抱着大腿过来靠的。此刻见他精芒大师追着两个陌生人,便屁颠屁颠的过来帮忙。

  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参加了巫术联盟的大会。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马上喊道:“是大陆男孩杀了班主任古尔扎!抓住他!”

  这听起来很熟悉。仔细想想,前几天在山里被人追的时候,经常有人这样喊。我感到难过,刚出狼窝,又进了蛇洞,今天要不要再重复一遍昨天的故事?他没唱歌!

  我知道我没有任何帮助的能力,但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有些人无法让苏明放下我,让他自己逃走。无论如何,它最终还是会落入他的莽师之手,何必连累苏明呢?但苏明不会。他是个杀手。追求这样的信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既然你是来救我的,就不能轻易放弃,直到最后一刻!

  他对莽师和几个法师的追击,只让他跑得更快。那两条腿就像滚烫的轮子。我觉得有点像坐过山车。飞升的速度很刺激。

  可惜。两条腿再快,也跑不了太多人。几个巫师看出了苏明的意图,从其他方向赶来,让我们无路可逃。他终于停了下来,他转过身,朝他主人芒的方向看去。我知道,他不是在看那个生病的老班主任,而是在找蒙面人。

  此时蒙面人已经不在了,虽然他身上的莽师傅的衣服破了,但是并没有受伤。显然,蒙面人承受不了他的莽师雕像的力量,已经退去。

  失望地叹了口气,对我说:“杨老师,看来我只能帮你了。”

  我试着抽动嘴角,试着做个微笑,但发现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只好说:“尽力就好,谢谢,”

  苏明哼了一声,突然说道:“但我不会逃跑。如果我们死了,我们会一起死。反正我回苏家也无济于事。我只会被指指点点。不如以命报恩,来得快些。”

  我有点发呆。我没想到苏明会死。嗯,看来他在苏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然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学生和老师小说H文,不能再插了好深

本文地址:https://www.jiayiblog.com/yishi/83739.html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天奇闻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近发表